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 EQS Group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安穩生活不等於一切 蘇嘉豪︰實現理想要趁早
  • 三戰立會誓蹚渾水? 林玉鳳︰我未做到,就要做多一次!
  • 只談口號沒結果 林宇滔:除了鬧,更需要解決問題
  • 創意應與在地文化結合 于國華:荔枝碗規劃需要共同討論
  • 考核不離地 創意雖好 亦需社區關懷
  • 活化船廠 學生點子多
  • 「警鐘長鳴」個案摘錄
  • 警員「知法犯法」令市民失信心 蘇嘉豪:警權缺乏外部監督及制衡
  • 警隊內部違法個案頻生 黃少澤:我們不怕揭醜 無監督無進步
  • 醫療開支透明度低 蘇文欣:易生貪腐
  • 轉載虐狗片段反被告 周庭希:事件對公民自由十分不利
  • 虐狗司警先告狀。歐安利︰警察應受人尊重而非令人害怕,蘇文欣:事件傳達不良訊息
  • 荔枝碗出品 旅遊塔木船長滿草 談錦全:荒廢很可惜
  • 仿製爺爺漁船 羅立文讚靚 陳逸鋒:望推廣漁民文化
  • 本地舊漁船 修復後成觀光明星 Bibito Herinque:澳門需保育海洋傳統
  • 其他澳門出品「明星船」(部分)
  • 續期手續繁瑣 恐免費醫療被削 腎友:望政府傾聽病人心聲
  • 蘇文欣:公開資助詳情 釋市民疑慮
  • 蘇文欣:公開醫療資助詳情 釋市民疑慮
  • 黃潔貞:設專科培訓 提升本地醫療水平

來自疫下院舍員工的心聲

2022-08-13 15:32
因應新一輪疫情,36間院舍於6月24日起實施閉環管理。雖然措施的原意是為了保護院友及工作人員,以免院舍像鄰埠般成為「染疫重災區」,但實施的過程問題多多。自閉環開始後,不少人員表示身心交瘁,他/她們反映不了解社工局的指引、閉環通知不及時,更有員工稱需要「瞓紙皮」、求助無門⋯⋯。如此,本媒8月1及3日經澳門社會工作者工會向院舍員工了解閉環工作環境中的種種狀況以及他/她們的感受。 以下為本媒的問題以及員工們於8月2及4日的回覆。有關回覆來自一群院舍人員,包括護理部、社工部、公共行政文員、司機及維修部。 《論盡》: 能請您們說一下從收到通知到真正閉環,再到現時脫環、補償情況嗎?大概您們何時收到通知及安排,有多久的反應時間,通知具體內容等?您們覺得政府的通知及安排是否及時、清晰、滿意? 答:我們群內同事一致認為「永遠在新聞稿未出時高層已被知會,24號傍晚已叫各院舍進行閉環管理,但並未告知其指引的內容,維持院舍運作的核心員工可能已有初步共識,但非核心員工一直被矇在鼓裡。24號傍晚通過一個召回電話或是命令就要求所有員工短暫返家準備留宿行李並回院舍閉環工作。(我們是17:30告知,盡量在18:00-20:00回院舍),然而回院舍後才知是無底深淵。指引有說明院友自理能力較高或家屬條件能提供短暫支援照顧長者的情況下,可詢問家屬意願,院友可安排在疫情期間被家屬暫時接回返家,直至閉環結束才回院舍。然而院舍獨斷草率評估,沒有詢問家人意願下就沒讓任何一位院友回家,造成員工照顧上人力需求壓力,且要求所有員工都在岡位上不能離開。之前從來沒有公開說明/詢問員工是否願意作閉環管理之同意,所有同意書都是在強制閉環後才後補的。政府在之前並沒有和各院舍對指引內容的執行作出明確清淅的說明,才會做成各院舍內部執法不一,院舍內對員工生活的條件安排不當和草率等等情況。」 《論盡》: 如果對措施有不清楚、不滿意,您們有反映的渠道嗎?反映後有否改善,多久才收到回覆? 答:臨時臨急的閉環管理即使向高層反映了也會因為一句社工局要求而無下文,因此員工們只能找團體組織或議員們發聲質詢。 《論盡》:在院舍的閉環生活是怎樣的?有否足夠、合適的休息時間及空間?員工之間會如何輪換,您們認為這樣生活安排是否合理、適合,為什麼呢? 答:因為沒有院友離開閉環管理,因此沒有多餘床鋪和房間睡覺,只能用院友的活動空間,限制院友的出入方式等,僅餘的空間來划分員工生活的地方,都是拿紙皮、院舍提供的床墊、枕頭、被鋪睡覺。院友和員工都有作出相對應的犧牲下才能成就閉環管理。出環輪休方案沒有在指引中提及,但若然沒有發聲,可能並沒有此舉措施。希望之後能落實指引中的維持運作的核心和非核心員工的工作方式和工作安排。 《論盡》:您們現時對政府有何樣的訴求?希望得到薪金補償,假期補償還是有什麼樣的需求? 答:社工局並無任何補償方案,院舍是用受資助的儲備基金,按機構或院舍高層自行商議的結果來作補償,這件事做成了各間院舍補償不一,甚至院舍在閉環期間也一直沒有向員工透明公開是否存在補償機制。甚至院舍的公開信中有涉嫌道德與情緒綁架。然而社工局一直以來都沒有為院舍員工提供發聲渠道,在疫情期間也沒有按其指引提供員工心理輔導,社工局查詢熱線電話因為疫情而暫停服務無人接聽。社工局一直以來只和院舍高層溝通,而員工作為磨心被架空於院舍和社工局之間,員工因局方以及機構以疫情之名而被壓榨個人情緒、家庭以及人身自由。 《論盡》:現時是否所有閉環員工都了解社工局的指引?方便提供給我們看嗎? 答:閉環管理在院舍體系的政策方向是適合的,但閉環政策與社區防疫未能同步,變相院舍閉環成為政府的及早介入,減低長者傷亡的口號,但當初早一步處理社區傳播,是可減少閉環期限的。 閉環期間院舍係有院友需要洗腎的,當第一次出現洗腎室有社區人士確診,局方沒有即時採取防範,直至快富樓出現洗腎長者確診,科大、山頂、鏡湖等洗腎室陸續出現有確診軌跡,甚至需要整室去醫觀隔離,局方仍未能即時協調衛生局,將閉環院友集中在指定地點洗腎,避免2類人群增加感染風險。 閉環期間,當大家一開始對期限的慨念是7天、14天,大家一直未能消化好閉幾耐之際,局長的加油打氣變卻弄巧成拙,打擊士氣,形勢的錯判,加劇公職社服人士與民間社服人員的矛盾與分歧。 對於閉環政策,局方將指引給予民間實體,形成一種外判形式進行閉環管理,有事則責成民間實體,感覺很推卸責任,如巴黎人事件,不停回應是責成、監督管理實體;社服的民間實體過去一直依賴政府的津助維持服務,在對於如何要求員工執行閉環,則由民間實體自行處理,包括假期、補償等問題,則形成勞資問題,在記者會每當問及閉環有關事情時,一致回覆研判中,即使在8月1日收到資訊得知可以出環,也是很突然通知的,反觀局方沒有考慮與管理實體去提早蹉商,協調,像當初突然收ORDER閉環,突然又收到技術員通知,可有條件地出環。局方可能認為大家對指引的理解已去到瞬間便懂,非閉環院舍人員工作及管理指引要求不少,同事除了專業人士外,亦有一群非專職的同工,大家是需要時間去準備,上午通知,下午可以離開,唔合適的可以留多晚再離開,當人人都歸心似箭,話你考驗主管人員好呢,定係話局方已經掌握單向的精髓,但過程中有沒有嘗試與管理實體磋商、貼地一點的操作措施?可能有,但感覺不足夠,員工需要工作、薪酬,但在非自願的方式,很多時會選擇默默承受,有種大石砸死蟹的感覺出現。 《論盡》:對於這次政府針對院舍閉環措施,您的評價? 答:都出環了還評價什麼?!哈!擺明就是差,社工局沒有處理好,安排好每機構的做法,由他們亂來,亂來後又不作出糾正及時處理! 疫情這事可一不可再,但很多事都難以預測,如果再有,社工局及機構是不是還會以這種「熔斷層面」機制倉猝地處理呢?!導致今次的局面,讓員工及外界看到政府安排的手法連小學生級別都不如呢?! 這篇文章 來自疫下院舍員工的心聲 最早出現於 論盡媒體 ALLABOUTMACAU MEDIA。

論盡澳門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