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商場防疫進一步收緊? 壹號廣場至今至少6人確診 所有店鋪今3時起休7日
  • 首次單日破百 累計破千 本澳昨新增146宗陽性個案
  • 4-5日全民核檢結束 累計共71管混樣樣本呈陽性 涉及近一半檢測站
  • 保安、清潔及物管再列「重點」人群 檢測加碼:今起一連四日 每日一檢
  • 病毒唔識上樓? 梁亦好:四季名店一樓已關閉停業 二樓未有傳播風險
  • 特區政府公佈賭牌競投條件 加入新批給標準:開拓外國市場、非博彩項目利益等
  • 投訴反映不斷 前線醫護辛酸有誰知? 衛局︰我哋嘅員工好優秀 佢哋唔會有怨言
  • 梁亦好︰零號病人均較難發現 視未來兩輪全檢結果評估防疫措施
  • 疫情已出現社區傳播 當局籲外出或工作務必全程戴KN95口罩
  • 當局公佈50混管陽性樣本採樣地點時間
  • 對不起,我是一名特殊人士,我不能滿足你們的防疫要求,請將我帶走吧
  • 本澳昨新增89宗陽性 累計共941宗 第四輪全檢至今42混管陽性
  • 「P」地段事故不主動公佈? 都更:怕增醫療壓力 故無叫救護車 造成通報落差
  • 聯合國聽取澳門人權狀況的民間報告 周庭希:DQ、限制集會自由違法
  • 醫院內出現傳播鏈? 梁亦好:醫院暫無病毒傳播跡象
  • 殘障人士及長者不獲豁免全檢
  • 自第501例陽性個案起 不再上載所有個案行程
  • 本澳昨日新增68宗陽性 累計共852宗
  • 澳門首次出現陽性病例死亡案例 變應協調中心:兩名高齡女長者 均有慢性基礎疾病
  • 關賭場? 李偉農:防疫是前提 但須顧及「很多人飯碗」

我們應信奉的是風水、專業還是權威?

2015-09-10 20:35

我們應信奉的是風水、專業還是權威?
愛都再利用計劃經歷個多月諮詢,是拆是留,民意出現嚴重分歧,至今諮詢仍然陷入膠著狀態。愛都並不是澳門人眼中傳統的「美」,公眾認知的「好」。帶有「原罪」的過去,如今洗盡鉛華的外貌,甚至建築立面上馬賽克壁畫的意涵被理解成「淫邪」,被牽扯到賭場風水佈局之說,無論是話題性、民間爭議的激烈程度,以至討論所帶出的意義,都遠超出近年同類型的保育事件。
近日愛都的話題又再回到「風水」之上,本地慈善家胡順謙接受傳媒訪問時親證壁畫「內有乾坤」,他引述當年新花園賭場股東、上一代賭王葉漢所講,馬賽克壁畫是先由風水師定出構思,再由意大利建築師夏剛志負責設計,指圖案喻意:「杯」酒淋漓,殺你三滴血;荷「葉」瓊枝,東風一落,賭仔帶多多錢進來都輸清光。這次解畫比早前街總問卷調查員的「驚嚇介紹」聽落頭頭是道得多,不會再當壁畫上方剝落的白色牆身是「墳墓」,將建成60年的愛都說成只得10幾年,由此向受訪者暗銷愛都不值得保留,鬧出連串荒謬笑話。
風水術數是華人民間傳統文化,是否迷信、是否相信,見人見智。但將風水之說摻入講求科學的民調過程,肯定會被視為反智,不可接受。那將風水變成舊建築是否應該保留的考慮因素,會因此左右一個同樣講求科學的規劃,又是否明智?
是拆是留,正反雙方可以再列舉出一百個理由,如何衡量藝術、歷史、建築價值都是一種在地居民的價值判斷,官民可以再尋求共識。但作為專業把關的文化局,其決定是否可以因風水或其他外力因素而隨意推翻?文化部門綜合專業知識、澳門長期保育政策和實踐經驗而得出的規劃要求,在幾年前的街線圖上已清楚寫明:建築立面和後庭的開放空間都要保留。相較於風水,更值得關注的是,部門的專業判斷因何推翻?以後這把尺、文物保護政策的標準是否也可隨意改動?光是一句「街線圖已過期失效」 絕對無法說服公眾。
假如一個社會、一個政府不尊重專業,無疑是在摧毀一種核心價值,那以後應遵循的運作原則是甚麼?權威?民粹?公眾利益還是發展商利益?放高漁人碼頭A地段正正是一個好例子,官員片面解讀法律、亂搬龍門,依法最高可建90米便是90米,民眾一眼便看穿這是合法不合理,而且是有違專業常規。也不是說高舉專業旗幟就不應再受質疑,沒有再討論的餘地,這只是徹徹底底的「專業傲慢」。愛都不涉及商業利益,事件性質單純得多,愛都也並非不可拆,但文化局朝令夕改的理據是甚麼?必須向公眾交待清楚,因這隨時會成為日後的參考「案例」。
這次愛都諮詢受到民間不少質疑,但從來沒有一個社區項目會做這樣大規模的規劃諮詢,讓公眾有機會重新思考自己的社區應該是怎樣,學習介入、學習發聲,激發民間的想像和活力。假如當年塔石廣場規劃推出之前也有同類諮詢,便不會留下今日的罵名。
另一方面,愛都會否成為將來的文物?沒有比這更好的題目了。正因為它的爭議,它的不同,完全顛覆了過去民間對文物建築的定義和想像。不像藍屋仔、不像渡船街一號、不像美副將那一排排的歐式小屋,也不像剛剛拆了圍欄已引起廣泛關注的「萬昌堂」中藥行,愛都的戰後國際主義建築風格,並不是公眾認知中應該要保留、古色古香的民宅或宗教類建築。環視澳門,仍有不少具有現代建築風格的特色建築,反映著這個城市不同年代的發展印記,但在沒有法例保護下隨時會消失。
澳門的文物保護政策長期由政府主導,民間少有參與的機會,以往大多數是以「救火」的形式,燒一單救一間,到要拆時發現不妥再發起保育抗爭,重要是如何將官民共識落實到長遠政策。愛都是一個很好的課題,是否曾經做過「光彩事業」才值得保留? 在澳門屬於「非典型」的現代建築又算不算?或者要建成多久才有資格?若果要保,民間又願意為此付出多大代價?換地還是動輒千萬的巨額賠償?文化局即將啟動文物建築評定程序,需要推敲這利害關係的不光是文化局,還有市民大眾。
 

論盡澳門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