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 EQS Group
分類
  • 正報
新聞
  • 青少年流行時裝技術大賽冀發掘新血
  • 鄭志強自評六、七十分
  • 立會保障人權工作應多做 歐安利臨別贈言
  • 會否再獲委任 馮:點知事頭點睇?
  • 回歸館將展出饒宗頤荷花佳作
  • 陳明金寄望年青人
  • 駐澳門部隊政治委員調整
  • 韓男來澳輸光兩年來盜竊維生
  • 主席依依不捨送別來屆不選議員
  • 社工局冀明年推 無障設計建築 指引
  • 體奧會與中銀連續四年辦獎學金計劃 昨101人獲「優秀運動員中銀獎學金」
  • 責罵應對子女情緒適得其反 鼓勵學習正向態度處理情緒
  • 『伸出雙手感受真摯友情』 本澳大學至友分社獲傑出分社獎
  • 助人為快樂之本! 金沙攜手本澳義工製作三萬五個福袋
  • 澳門教區梁文燕托兒所 加強與家長聯繫和溝通
  • 立方米辦塗鴉賽發掘繪畫潛能
  • 《飄流船廠》話劇本月公演八場
  • 第二屆在台就讀澳生訪黔交流
  • 全澳青創賽初創組初賽18隊入圍
  • 潘雲東副特派員會見兩國駐港總領事

賭收減 幣值貶 討論「現金分享」途徑

2015-09-19 08:30

本澳賭稅收入連跌十五個月,時下論政瞻望前景,都不抱樂觀,政府也因此極為重視,且定出緊縮財政開支。但亦強調對民生福利方面不會影響,以定民心。
社會上對政府關於「現金分享」甚為關心。特首崔世安強調,要視乎財政盈餘 ,他個人希望今年會有財政盈餘,明年能否繼續有現金分享,但目前不能作出任何承諾。
現金分享進行了多年,由初五千元起,逐年增加至現九千元。政府這項措施,因賭稅收入超乎意想的豐收開出美果。
普羅大眾對現金分享額手稱慶,惟社會名士、學者對現金分享,有說是:派糖收買民心,在政府的財政措施下並非善策。苟不論如何,以現情況來說,政府一旦停止現金分享,一定會引起極大的民心激情。
對於賭業由興旺而淡靜,進入調整期,也不要太擔心,因受外在因素影響,調整期可檢視急速發展的漏弊,修訂軌道。而且各賭場多項在建項目將陸續完成,可吸引外客,催促再次賭業柳暗花明又一村,但這非本論題。
檢討過去,因賭業太興旺,社會諸多問題出現接應不上,如城市交通,舖租遽升使中小企業出現困境等等。當社會上沉迷於賭業好景,卻忽略另一影響社會至鉅的金融問題。
人民幣升值對我們賭城居民的民生影響難以估計。就以現金分享現九千元來說,在澳幣貶值來看,從普羅大眾生活水平倍加負荷。澳門貧富早已差距大,賭業興旺只是少數人得利,從澳幣貶值來說,現百元人民幣可兌換一百廿五元澳幣,差距是四分之一,也就是說普羅大眾的生活水平,打了四分一之折扣。市面的繁榮只是浮幻的現象。
社會上並不警惕重視來檢討,筆者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時,經歷了港幣的貶值,澳幣的貶值,也嚐了百元澳幣可兌換一百廿元人民幣的闊手消費。
話說港幣貶值,因英鎊的影響,當時港英由英京空運英鎊來救急,之後才將港幣和美金奠定了金融的騷擾。澳幣也有同樣情況,因葡國士姑度貶值,波及澳幣,同樣出現市面極度混亂,當時澳葡急下令賭商繳響要交港幣,以平定商家的交易。當時葡澳當局又宣佈澳幣與港幣掛鈎,因現實情況港幣在澳已流通。
這其間出現個笑談,當兩地金融穩定,也是澳幣經葡國士姑度影響貶值,改為與港幣掛鈎後穩定,當時澳葡主政者以港澳一體,澳幣既與港幣掛鈎,幣值相等,於是明令取消澳幣與港幣「補水」,此令一下,全澳的澳幣都回籠銀行,因居民以兩幣值相等,又可互通,即居民持港幣較便利,去了香港免兌換港幣,澳幣在港不通行,但銀行因發行鈔票回籠大叫救命,葡澳當局才接受實際情況恢復「補水」,今日港澳幣兌換維持此「補水」現象。
扯得太多舊聞,是提示為何不鑑及過往,在金融波動時,面對現實應有合時宜的政策。
筆者年老或記不清,當人民幣升值時陳明金議員曾提議澳幣和人民幣掛鈎,金融管理局局長回應不可,因人民幣不通匯。澳幣和港幣掛鈎,可自由兌外幣通匯。
高官這一提示,陳議員的提議就取消了。想當時美國正施壓力著人民幣升值,大家也知道人民幣會升值的。咱們真是錯失了良機。當時人民幣和澳幣無甚差距,改掛鉤利於執行。
澳門在一國兩制下回歸祖國,應是以一國為主念,將澳幣和人民幣掛鈎是合情合理的,可惜當時沒細檢討論,只是一口拒絕難行。
澳門一個小城市,沒有物產少出口貨物,是純消費城市,全靠外客帶來消費,因此也就小了通匯問題。
前提舊聞,當時澳幣貶值,葡澳當局要明令賭商年繳六千萬賭餉要交港幣,以利商家進口貨物。而今如果澳幣和人民幣掛鈎,大可明令賭場以港幣為主。因為如賭客贏了錢可攜港幣外匯離境,同時賭商繳賭稅要以港幣繳交,以利商場外購貨物。
筆者以為向中央申請幣值掛鈎事,細具實際情況,中央大致會批准,因為掛鈎後,不會出現幣值金融問題,更利民生。
如果獲得中央批准,首先持有澳幣現金。如銀行、賭場,都可得益。富豪未必有實利,因富豪不會存大量現鈔。(貪官就會,現時澳門政府官員廉潔,沒有此情況。)供樓的普羅大眾也得益,他們月供樓可減少四分一的金錢,月入的工資打工者,因澳幣升值,大可在花錢時,有多了四分一的幣值差距,也就是說,一萬元工資收入的打工仔,無形中可因升值,可得加四分一的消費,以此說,一年十二個月,每月多二千五百元,一年共三萬元,這較現政府的九千元現金分享,實際得益更多。現時居民是迷戀「現金分享」。
作另一觀點說,澳門賭收在澳幣貶值下,政府庫房是有一筆是普羅大眾的血汗,不是政府給「分享」,是大眾供「分享」。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人少想起城市興旺了,生活水平卻打折扣。
至於現政府管錢的能吏,也可使「掛鈎」改幣值使庫房「水漲船高」,要改「能幹」。
主要是在改幣值怎防範「投機」者,當局應要很精明措施防範。
但願能出現「掛鈎」美夢,使普羅大眾減少了生活「負荷」。
現時本澳時興「論壇」討論時局,筆者呼籲電視台及各社團,進行探討「掛鈎」問題,有了結論,當局當宜向中央申請澳幣改向人民幣掛鈎,普羅大眾可獲實惠,也就免了「現金分享」這項「時宜」非財政善策。開了一坦途大道。
如果能實現,筆者料也不會影響周假日議事亭前地,珠海居民來澳採購的熱鬧,因來澳門購物免擔心假貨。反而澳門居民可繼續人民幣未升值前,居民多去拱北購買東西的過往。
筆者籲請本澳各論壇為「掛鈎」作論題,共議可行性。能實現比「現金分享」更實惠。

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