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主客觀原因導致打贏爭奪青年學生這一仗
  • 主客觀原因導致打贏爭奪青年學生這一仗
  • 違法所得之澳門身份證理應予以追繳註銷
  • 保安人員不得組織工會符合國際人權公約
  • 艾德森逝世雖是憾事惟也未尚不可算是「好事」
  • 澳門要做疫後繼續推動大灣區建設報春梅
  • 「兩耀」曾進行假民調企圖擾亂澳門政治生態
  • 戴耀廷也曾把其顏色革命黑手伸到澳門
  • 請勿把「蟲權」擺置在高於人權的位階上
  • 從新澳社對南灣C區有關規劃的言行談起
  • 刑法修正案促使貴賓廳必須改革經營方式
  • 學用內地精準經驗是澳門成功防疫重要原因
  • 增選兩院院士宜適當考慮澳門人選
  • 千磨萬擊還堅勁,咬定青山不放鬆
  • 高校就是應理直氣壯進行愛國主義教育
  • 既推澳門走向世界,更助澳門融入國家發展
  • 從新一屆立法會選管會成立日期說開去
  • 珠澳合作的春天來了,不要辜負大好春光
  • 賀一誠執行「澳門錢七條」不變形不走樣
  • 珍惜愛護平安夜的和平仁愛諒解氣氛

從「封關」日數多於武漢「封城」看固有認知被顛覆

2020-06-15 05:55

本欄在述評澳門官民盼望早日實現恢復正常通關的心情時,以「盼星星盼月亮」來形容。但有一位朋友在微信中對筆者謔笑說,「盼星星盼月亮,結果是迎來了掃把星」。

    「掃把星」是彗星的古稱。.彗星大部分的時間運行在離太陽很遠的地方,,因而平時很難見到,大約只有四十顆公轉週期較短的彗星,在一百年內才得以一見。而中國古代由於相信天人合一,天象是上天給予的警示,因而把彗星占亦即掃把星當作是凶兆,以至於「掃把星是災星」也就成為人們的日常用語。

實際上,幾乎就是實施「豁免澳門居民前往珠海十四日隔離醫學觀察」措施的同一時間,北京市卻莫名其妙地爆發了新疫情。這個疫情確是奇怪,染症者除了一人曾經到過其實已是安全地區的青島之外,其餘全部都未曾離開過北京市。而檢疫人員則在切割進口三文魚的砧板上發現了病毒。因而這幾天在澳門的社交媒體上,都瘋傳這是來自境外的「恐怖襲擊」,甚至分析認為這是「侵侵」「唔抵得」中國基本控制疫情,但其「再次偉大」國度的疫情卻是「如火如荼」,不利於其「甩鍋」行徑,也不利於其爭取連任的選情,因而出了這「怪招」。但不管是否屬實,都是進一步證實習近平主席將「生物安全」增列進「總體國家安全觀」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為何澳門有人將北京的新疫情形容為「掃把星」?這是因為,澳門的「被封關」,是鑑於三月中下旬,世界一些國家和地區爆發疫情,在當地的華僑華人乘搭飛機回中國,從而形成第二波以輸入型為特徵的疫情。中央相關權限機構作出決策,嚴控各口岸及邊境線,並「一刀切」地也把港澳台也列入「境外」,所有入境人員都必須集中接受十四天隔離。如果北京突發的疫情,也被地方有權限機構按照「規律」地加強監控,並也是「一刀切」地在各口岸實施,那麼,實現恢復正常通關的憧憬就將「凍過水」。這不是「掃把星」,什麼才是「掃把星」?

  然而,也是在這幾天,澳門的社交媒體,包括屬於建制派的人士,卻以謔笑卻又無奈的腔調質疑指出,澳門「被封關」的日數(到昨日是八十天),已經超過了武漢「封城」的七十六天,並指出武漢的疫情如此嚴重,「才」七十六天而已,澳門如此安全,為何要「被封城」八十天以上?更重要的是,由於澳門特區政府的防控措施應對得宜,不但是一直沒有發生本土疫情,而且即使是在第二波疫情發生後,由於特區政府實施了嚴厲的口岸管控措施,因而到昨日為止,一連七十七天沒有輸入型病情。這可能比包括廣東地區以至珠海市在內的內地更安全,因為就在此期間,廣東省仍然有本土性病例發生;直至這幾天,廣東省仍然有輸入型病例。

當然,澳門的「被封關」與武漢「封城」,兩者之間不能相提並論。因為在「被封城」期間,仍然有部分人可以享受豁免隔離。但這正如一位建制派人士所言,與大多數澳門居民相比,意義卻不大。

   因此,在近日實施「豁免澳門居民前往珠海十四日隔離醫學觀察」的網上申請後,就發生了許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情況。僅僅開放登記才一天,就有五千四百多人申請,以至翌日塞爆網站,而不得不宣布暫停。部份申請人提出的原因明顯不合理,甚至屬惡作劇,例如:有市民填報「很想念拉麵」。 這當然是折射了人們「被封關」七十多天後,「憂鬱症」已經到了「被迫瘋」的程度。其實這也是與珠海市政協的澳門委員,是以「集體請假」不出席會議,卻又「集體委託」出席會議的兩位委員,代表他們表達他們渴求恢復正常通關的焦急心情一樣,也是「行為藝術」,並更是帶有「肢體語言」的情緒。    

     其實,人們的心情早在四月底,就已經難以忍耐。曾記否?當時本報和也是屬於建制派的蓮花衛視等媒體一道,一連多天評議「被封關」問題,為何卻嘎然而止?因為是接到澳門中聯辦的好言相勸,說目前正在與中央及地方協商,很快就會有好消息,不要干擾有關的協商工作。大家出於對中聯辦是中央機構的認知,而停止原來的「為特區鼓與呼,為民請命」。實際上就是在此期間,國務院港澳辦與香港中聯辦,都針對香港反對派議員郭榮鏗多次利用內務委員會副主席身份,阻擾主席的選舉,造成大量法案和附屬法律未能及時修訂的情況提出批評;而反對派則反指此舉違反基本法第二十二條。國務院港澳辦與香港中聯辦又進一步指出,這兩個機構就是中央機構,不是屬於基本法第二十二條所指「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其實,在愛國愛澳力量佔優勢的澳門,人們早就建立起這樣的認知。

    但是,後來卻是「泥牛入海無消息」。當時人們還從良好意願出發,認為是要為保障全國「兩會」安全順利完成所有議程,等到全國「兩會」勝利閉幕後,就真的會有好消息。但詎料,更是「泥牛連渣都冇」。因而就讓知道此內情的人員懷疑,究竟是什麼樣的機構,連作為中央機構的澳門中聯辦也不放在眼內?這就顛覆了人們對中聯辦的權威性的固有認知。

實際上,有關事態已經在多處顛覆了人們的固有認知。包括把作為中華人們共和國一部分,而且可防可控,基本安全的澳門,也當作「境外」,等是是割裂國土,傷透了一直在為維護國家領土主權統一完整和安全作鬥爭的澳門同胞的心;而且,把澳門當作是類似武漢的「重災區」,也等於是對在全國「兩會」中,高度讚揚澳門特區行政長官賀一誠及特區政府,以及全澳居民同心合力抗疫取得好成績的中央領導人,實施「打臉」。

    進一步,更是間接地顛覆了習近平主席對澳門特區的評價。眾所周知,在香港、台灣地區在實踐「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進程中,遇到了一些困頓。因而習近平主席是以澳門特區來作為「一國兩制」是「完全行得通、辦得到、得人心」的典型的,並形容澳門是「風景這邊獨好」。但在「被封關」後,連這個僅剩的「樣板」也可能會崩塌。因為目前的經濟情況,比回歸前「炸彈與子彈齊飛,黑幫同綁匪共舞」的情況還要糟糕。實際上,就以博彩業的收益來比照,無論是絕對的數據,還是相對的數據(即每位博彩從業員的平均產出),都低於回歸前,真是「一夜回到回歸前」。
     另外,人們的固有認知,是「乖仔有糖食」。中央為了「獎勤罰懶」,會對早就已經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並按照中央要求成立維護國家安全的執行機構,及沒有發生類似「黑暴」恐襲,給予照顧。但這個固有認知也被顛倒了。至於「被封城」干擾了習近平親自策劃部署及指揮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就更是大多數澳門居民的「新認知」了。

      因此,應當把已經被顛覆了的現象,再次顛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