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專題故事
  • 要聞
  • 體育
  • 娛樂
  • 產經
  • 即時新聞
  • 澳聞
  • 中國
  • 國際
  • 生活
新聞
  • 佐丹奴上半年蝕1.75億 中期仍派息3.1仙
  • 壹傳媒續爆升3.3倍 成交43億多過滙豐阿里
  • 港股反彈未能重越兩萬五 下月全面通關博企齊炒上
  • 黎智英被捕壹傳媒爆升 暴升近兩倍市值增四億
  • 全球第十三大酒店集團 華住擬港集資10億美元
  • 賭收雖見底反彈仍需時 生存之道:減開支改經營模式
  • 美制裁中港官員 金管局指在港沒法律效力
  • 內地最大網上房產中介貝殼 美上市集資20億美元
  • 特朗普接連針對中資科企 本周港股勢受壓
  • 特朗普狂踩港交所 投行力撐最牛睇540元
  • 長和系盈利派息均下挫三成 李澤鉅:經濟嚴峻難對前景預測
  • 大酒店中期勁蝕12億 半島收入按年跌54%
  • Q2新成立公司大減273間 註冊資本1.1億跌95%
  • 美元崩潰論充斥市場 黃金破位 石油轉強
  • 6月居民存款6,939億 按月增加3.8%
  • 兩萬五得而復失 恒指升488點報24,946
  • 螞蟻上市擬集資2,340億 最大獨角獸成史上「集資王」
  • 智勤招股書指肺炎源自武漢 遭內地券商杯葛
  • 新濠博亞娛樂附屬籌5億美元 發展新濠影滙二期
  • 滙豐中期業績大挫七成 無形資產減值12億美元

「中國星巴克」退市大局已定 五大問題隨時壓跨瑞幸

2020-06-29 12:03








現時已能確定瑞幸在美股市場的最終命運只有一條路,就是退市。(官微圖片)
首席執行官(CEO)錢治亞因造假一事被終止職務。 (官微圖片)
瑞幸全國4,000多家門店仍正常營運。(胡夢然攝)

曾經被譽為「中國星巴克」的瑞幸咖啡,自4月曝出造假醜聞後,短短兩個月時間,瑞幸接連經歷了股價暴瀉、銀行追債及罷免董事等風波,現時已能確定瑞幸在美股市場的最終命運只有一條路,就是退市。未來瑞幸將何去何從仍是個未知數,但已能預見前路坎坷。(文:胡夢然)

瑞幸發布聲明,將於6月29日停牌,並進行退市備案,國內消費市場方面,瑞幸全國4,000多家門店將正常營運。

然而,退市後不單意味瑞幸已失去一個融資平台,更有可能連帶觸發多個問題。

問題一:董事會內鬥無人運營

董事會疑似展開內鬥,董事長陸正燿原定於7月5日召開臨時股東大會,提出罷免負責內部調查的獨立董事邵孝恆,但之後瑞幸董事會公告,建議股東反對罷免邵孝恆,以及要求陸正耀在周四(7月2日),亦即臨時股東大會前三日辭去所有職務。

而首席執行官(CEO)錢治亞及首席運營官(CEO)劉劍早於5月便因造假一事被終止職務及辭去董事職位。現時董事長陸正耀又要被解職,未知曉瑞幸正由誰經營,往後又由誰接盤。

問題二:面對巨額索償

瑞幸造假行為已是板上釘釘的事實,財務造假在美國證券市場上歷來是受到嚴厲監管的違法行為。2001年,排位在美國企業五百強中第七的安然公司因財務造假被美國證監會罰款5億元,股票停止交易,公司隨即宣告破產;公司CEO傑弗里.斯基林被判24年徒刑並罰款4,500萬元(美元,下同)。

就算暫且不論瑞幸可能會受到的美國證監會的處罰,單是集體訴訟已足夠讓瑞幸焦頭爛額。有分析粗略測算,瑞幸將面臨的賠償總計約112億元。

據悉現時已有14家境外投資者起訴瑞幸咖啡案在香港開庭,目前尚未對外公開判案書。不過香港法院下令凍結瑞幸資產,限制瑞幸在開曼群島和香港註冊的實體之間出售或轉讓資產。

問題三:資金鏈有機斷裂

公信力的喪失所導致的必然後果便是有機會遇銀行追債,以及再難貸款。4月瑞信、高盛等銀行發出通知,要求陸正耀強制性提前償還此前股權質押所獲得的5.32億元貸款。

在這一通知發出後的兩個月,瑞信等通過拋售股票獲得了約2.1億元的資金,而剩下的3.2億元則將通過法院清算陸正耀旗下公司的形式進行追回。相信是次追討只是開始,分析指,瑞幸可能有的借款協議,都是以維持上市地位作為前提的。一旦退市,面臨的或是多方的違約賠償。

問題四:財務狀況撲朔迷離

現今瑞幸的財務狀況又如何呢?瑞幸僅提供到截至去年9月30日的財務資料,去年Q3財報顯示其持有的現金、現金等價物和短期投資為7.756億元(人民幣55.439億元),此後又發票據融資,合共籌集了16.4億元現金,並產生4.46億元的可換股債務(鑑於票據持有人不太可能行使轉換權,公司或需要償還債務)。

如果只是進行到這裡,瑞幸的財務狀況看上去不俗,但要注意的是,未知上述數據的真實性。且有關金額尚未計及過去兩季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出,亦並未計及開設新店的資本開支,而公司的財務報表沒有列明相關費用。基於以往公司瘋狂開設新店,估計相關資本開支相當可觀。

問題五:品牌光環不再

瑞幸的4,000多間門店仍在運營,意味著開支仍如流水,且今年又遭逢疫情,導致大規模封城,相信情況只會更加嚴峻。

先不論中國市場是否有如此龐大的咖啡飲品需求,單就瑞幸造假事件,便對品牌造成極大負面影響。從前喝瑞幸或是中產人士的代表,但現今的瑞幸,已被釘死在造假的恥辱柱上,罵聲一片,誰還願意喝瑞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