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蔡政府為何阻擋陸生赴台就讀?
  • 阿扎上演「抗中秀」擺了蔡政府一道
  • 屏東蘇家從此在政壇上消失?
  • 請君入甕台灣會否成為美國附庸?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特朗普大打「台灣牌」旨在逼北京出手
  • 蔡英文籍弊案「吃小虧佔大便宜」?
  • 今日月旦李登輝,只緣黑金又重來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李登輝兩岸關係興毀繫於一身

蔡英文籍弊案「吃小虧佔大便宜」?

2020-08-07 03:39
  與陳水扁是「三級佃農」出身,因為「窮怕了」,而「一朝權在手,便把貪來行」,無得無厭不同,蔡英文是富家女出身,從小衣食無懮,在讀書時就開跑車在高速公路上飆車,而且因為沒有子女,無需為後人積累資產,也就缺乏貪賄的動因,因而其個人還是較為清廉的。雖然在二零一二年首次參選「總統」時,被國民黨陣營追打她曾經接任家族投資的「宇昌生技」的董事長,涉嫌「公器私用」,但後來「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經過偵查,澄清並沒有相關指控的不當行為。
  因此,蔡英文在接任民進黨主席後,尤其是吸取民進黨因陳水扁貪腐而丟失政權的教訓,每逢「全代會」開會時,就在會場門口標示「清廉、勤政、愛鄉土」的創黨口號,並多次在「全代會」開幕時大談清廉。就在半個月前召開的民進黨十九屆一次「全代會」上,蔡英文在致開幕詞時也鄭重指出,「我們很清楚,民調起起落落,如果迷失在一時的高滿意度,或者沉溺於現有的執政成果中,那麼隨時有可能再次失去人民的支持。」她還再次提醒,「清廉、勤政、愛鄉土」,是民進黨不變的承諾。正是因為我們長久以來把這個承諾記在心裡,今天才能得到人民的支持,進而全面執政。她又轉而告誡全黨,社會上有些人,用「全面執政必定腐化」寫劇本,對民進黨的未來大做文章。我們務必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用行動來證明,這個劇本不會成真。
  但蔡英文的話音剛落,就爆發力檢調機關偵查破獲跨政黨「立委」及其助理涉貪的弊案,民進黨籍「立委」蘇震清也被捲了進去,而且還是「最大尾」的,一個人的涉貪額就佔了全案贓款的一半以上,因而法院批准檢方收押禁見的請求。這證明個別民進黨人的「腐化劇本」正在編寫中,無疑是對蔡英文實施「打臉」。而且令蔡英文更尷尬及煩惱的是,蘇震清正是「英系」的子弟兵。為何在民進黨諸派系中,偏偏就是「英系」人員涉案?固然不排除其他派系也有人員摻和該案,而且可能還涉及其他尚未被揭發的各弊案,但「姜還是老的辣」,偽裝得較為隱蔽。而蘇震清則恃仗自己是「英系」成員,而且其叔父蘇嘉全還是蔡英文權力圈子的核心人物,因而有恃無恐,在涉貪中暴露出「吃相難看」,容易被檢調人員抽絲剝繭地追查出來。
  實際上,蔡英文是偏袒「英系」成員,尤其是蘇嘉全的。當國民黨陣營揭發蘇嘉全、蘇震清叔侄繞過台灣當局駐印尼代表處,透過公營企業與印尼私人企業主接觸,可能會涉貪,而且也可能損及台灣當局整體對外經貿談判籌碼及「外交」效益時,蔡英文還做了蘇嘉全叔侄的「保護傘」,反擊國民黨的質疑。實際上,蔡英文在「全代會」開幕式上所說的「社會上有些人,用『全面執政必定腐化』寫劇本,對民進黨的未來大做文章」,就是「反擊」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揭發蘇嘉全叔侄「印尼疑案」之舉。
  但為何今次在蘇震清被揭發捲入「SOGO收賄案」,蘇嘉全辭去「總統府秘書長」,蔡英文不但不再為蘇嘉全叔侄「喊冤」,而且還當即接受蘇嘉全辭呈,並快刀斬亂麻地委任李大維填補其空缺呢?這可能是出於如下兩個原因:其一,蔡英文為蘇嘉全叔侄辯護的話音剛落,蘇震清涉貪的罪嫌就被檢調機構偵破,並公佈於眾,這讓蔡英文當即無地自容,而且可能在心底裡咒罵蘇嘉全叔侄。因此,就以迅即批准蘇嘉全的辭呈,來掩飾及平衡她在幾天前為蘇嘉全叔侄涉貪辯護的失措。
  其二、如果說,蔡英文此前為蘇嘉全叔侄辯護的涉貪指控,只是由國民黨黨團作出,缺乏公權力及過硬的證據,因而還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話,那麼,今次蘇震清的涉貪案的被揭發卻不同了,是檢調機關經過長時間的偵查,才宣布的,證據確鑿,而且法院也接受檢調機關的收押請求,而按照台灣地區的法律及政治習慣,拘捕「立委」必須經過法定的程序,而且還得避防「立委」反噬,因而都很小心謹慎,沒有十足把握不會公佈案情。實際上,在「馬王政爭」中,向馬英九告密的「檢察總長」黃世銘,後來就被涉事「立委」、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反告「司法洩密」,而被法院判處一年三個月徒刑,得易科罰金四十五萬五千元。因此,檢調機關對蘇震清的拘捕及聲請羈押,是「有所本」的。蔡英文也就難以「理直氣壯」地為民進黨從政黨員尤其是「英系」子弟兵「鳴冤叫屈」了。
  但其實從一定角度看,蔡英文雖然受傷不淺,不過相比可以提前避免此後可能會出現的「後蔡效應」而言,卻是「損失小小的,收獲大大的」,可能是「吃小虧佔大便宜」,延遲「跛腳現象」的到來。
  其一、阻止了派系對「總統府秘書長」的爭奪,這分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在確定陳菊出任「監察院長」後,黨內不少人認為,無論是出於「論功行賞」,酬謝民進黨前主席卓榮泰「臨危受命」,在民進黨最艱難時毅然挑起振衰起敝的重任,並輔助蔡英文以歷史最高票當選連任「總統」,及讓民進黨「立委」議席再次過半;還是充分利用卓榮泰的協調能力,做好「總統府秘書長」對蔡英文與方方面面的調和鼎鼐工作,都適宜安排他出任「總統府秘書長」,但蔡英文卻「私心自用」,安排了自己的親信蘇嘉全,而且可能是因為蔡英文不滿卓榮泰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偏幫」賴清德,而在選後上演「封神榜」時,卻不但是沒有作此安排,而且還在「太公分豬肉——人人有份」中。卻偏偏遺漏了卓榮泰。第二個層次是,在蘇嘉全辭職後,民進黨內流傳有三個人選,包括卓榮泰、林錫耀、洪耀福。但因為此三人分屬三個不同派系,蔡英文可能是擔心「順得哥情失嫂意」,乾脆找了個連民進黨員都不是,更遑論是任何派系成員的李大維接任「總統府秘書長」。這就讓趙少康所言,蔡英文既然不方便再找「英派」人馬,但她也不願將「總統府秘書長」位置分給其他派系,因此「寧予外人,不予家奴」,乾脆找來李大維。而由於李大維缺乏派系支持,一個人形單影隻進入「總統府」,對蔡英文當然是恭恭敬敬,「有這樣的人在身邊多舒服」。而且倘是找來一個有派系背景的人,就將會「請神容易送神難」。
  其二、褫奪了「時代力量」監督蔡政府和民進黨的「正當性」。「時代力量」為了發展壯大自己,雖然在「台獨」議題上與民進黨進行合作,但在內政問題上卻是對民進黨進行門爭。因為戰鬥力強,讓民進黨事事處處受阻。而且,即使是在「台獨大業」上,民進黨因為是「當家人」,還有一些顧忌,只能以「溫水煮蛙」、「切香腸」方式進行,而「時代力量」是在野黨,沒有顧慮,因而大力推動,總令民進黨很尷尬,有「被扶持」之感。尤其是「時代力量」在「立法院」打著「公平正義」旗號,嚴打政商、金權關係,有時也打到蔡政府的痛處。現在竟然連站在「反貪道德高地」上的「時代力量」也有人涉案,而且還是堂堂的黨主席,這不啻是「時代力量」被「廢掉武功」,今後「時代力量」不能再以「監督為理由,威迫挾持蔡政府了。 
  因此,蔡英文的第二個任期,「後蔡時期」可能會推遲到來,「跛腳現象」也不會提前發生。然而,「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依」,蔡政府和民進黨在缺乏監督下,將更為肆無忌憚,就不單止是前秘書長羅文嘉所指的「世俗化」,可能還將重蹈陳水扁的覆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