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澳聞
  • 經濟
  • 要聞
  • 體育
  • 藝海
新聞
  • 拜登就職禮彩排推遲
  • 拜登欲15萬億救經濟
  • 比利時首都騷亂
  • 美兵涉國會暴亂被捕
  • 荷蘭內閣集體辭職
  • 中美摩擦 影響美廿五萬就業崗位
  • 金沙連串活動推廣負責任博彩
  • 人幣成灣區最大跨境結算貨幣
  • 鮑威爾:退出寬鬆貨策未是時候
  • 人匯有升有貶 雙向浮動成常態
  • 中國化妝品消費市場 全球第二大
  • 中國成品油價五連漲
  • 內地房價告別普漲 熱點輪動
  • 貴賓廳續萎縮 未來中場佔七成
  • 婚紗美容珠寶展開幕
  • (一家之言)調整心態 闖出一片天
  • 十二月外儲破2,000億 升3.9%
  • 瑞泉茶業落戶 下半年設專門店
  • 螞蟻設工作組訂整改時間表
  • 內地P2P網貸平台清零

以創新促澳門產業適度多元化

2020-11-29 06:35


    以創新促澳門產業適度多元化

    博鰲亞洲論壇國際科技與創新論壇首屆大會於本月十一日在澳門落下帷幕,是次論壇無疑給疫下的澳門增添了一抹亮色。一方面是因為是次論壇是澳門與博鰲亞洲論壇合作的新嘗試,對澳門會展業品牌的培育可起錦上添花之效;另一方面是因為論壇有助進一步提升澳門社會各界對創新價值的認知,助力澳門營造創新氛圍。

    創新經濟受各地重視

    長期以來,澳門經濟主要依賴博彩業,但受疫情影響,博彩業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也再次凸顯產業多元化面臨的窘境。社會各界或從未認真而迫切的思考如何推動產業多元化的發展。誠然,多年來澳門已在產業適度多元化上進行長期探索,但對推動產業適度多元化發展,仍在路上,革命依然未成功。

    一九九八年,英國政府提出“創新驅動型經濟”的概念以來,打造創新型經濟越來越受到世界各國(地區)的重視。一些微型經濟體也非常重視創新對推動產業多元化及社會經濟發展的積極作用。如在世界經濟論壇發佈的《2017-2018年世界競爭力報告》中,盧森堡屬創新驅動型國家,綜合排名第十九位。根據歐洲執委會年度發佈的“創新計分板”,二○年盧森堡再次躋身創新冠軍國之列,該國多年來在創新方面表現穩健。

    以創新驅動增長模式

    芬蘭雖不是微型經濟體,但這個典型的小國,多次被世界經濟論壇評為世界上最具競爭力的國家之一。其奧秘在於,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芬蘭就着力推動經濟從要素驅動、投資驅動向創新驅動轉型,從“以資源為基礎”的增長模式成功升級為“以創新為驅動”增長模式。

    在是次博鰲亞洲論壇國際科技與創新論壇上,特首賀一誠表示“將進一步加強科技創新發展的頂層設計,不斷完善科技創新體制機制和科技成果轉化機制”,“以創新不斷推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這說明特區政府未來將蕘力於打造創新性多元化經濟。

    鑒於此,對澳門未來的創新驅動發展提幾點建議:

    一、把創新作為經濟發展戰略核心:目前,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已駛入推進建設的快車道,澳門作為“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的重要節點,將在大灣區創新系統中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澳門有必要借大灣區建設的東風,推動經濟朝創新驅動方向轉型。當然,這裡的創新,不能僅局限於科技的創新,應從更廣義的角度來理解。如從博彩旅遊業的發展看,拉斯維加斯的競爭力就源自於它持續不斷的商業模式創新。要推動經濟的創新驅動轉型,創新發展戰略計劃的制訂尤為必要。

    構創新體系發揮效能

    如前所述,英國是較早推動“創新驅動型經濟”的國家,該國非常重視創新戰略計劃的制定。早在一九九二年,英國就制定《實現我們的潛能──科學、工程與技術戰略》;特別是二○○八年,英國發佈《創新國家》白皮書,具體闡述該國的創新政策和戰略;二○一一年,英國又發佈《政府創新和研究戰略》政策文件。戰略計劃的制訂有利於為創新驅動型經濟發展指明方向,成為經濟創新發展的基石。

    二、整合並構建適合的創新體系:創新是一項系統工程,必須通過創新體系發揮整體效能。雖然澳門已擁有一些與研究和創新相關的機構,如澳門科學技術發展基金、澳門創新科技中心、大學及相關研究機構等,但現在的創新體系離創新驅動型經濟體仍有差距,需整合並着力構建創新體系,從而有效發揮創新體系的整體效能和協同效能。

    所謂創新體系,是指政府、大學、企業、研究院所、中介機構等為一系列共同的社會和經濟目標,通過建設性的相互作用而構成的機構網絡。其主要功能是配置創新資源,協調創新活動。以芬蘭為例,該國是世界上首個把國家創新體系用於構建科技創新產業政策的國家。在這一體系中,議會、內閣、科學與技術政策理事會組成首要政治機構,屬於頂層設計部門,決定芬蘭創新發展的方向。

    育雙向創新合作體系

    該國教育部、貿易與工業部等政策制定部門,屬於第二層級的創新機構,負責把抽象的戰略、政策、理念轉化為可落地實施的具體措施。第三層級的創新機構包括隸屬教育部的芬蘭科學院、直屬國家議會的SITRA(芬蘭創新基金會)和就業與經濟部下轄的TEKES(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這是芬蘭創新機構體系中的政策落實及協調部門,是推動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的重要載體,實現政府意志與市場運作的有機結合。企業、VTT(芬蘭技術研究中心)、行業協會、大學等屬於第四層級的創新政策具體執行機構。第五層級是知識與技術轉移機構,其主要完成者是芬蘭的企業、科技園區、商業園區和孵化器。第六層級是產品供應與服務供應機構,支持和推動創新與資本的融合。

    三、培育“內地──國際”雙向創新合作體系:澳門的政區身份為自身創建創新合作體系提供極大優勢。一方面,澳門可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科技創新走廊的節點城市,積極加強與內地各城市尤其是大灣區內城市之間的創新合作;另一方面,澳門又可發揮自由港、獨立關稅區、低稅率等優勢,積極建立國際創新合作體系。通過雙向創新合作體系的建立,構建澳門獨特的創新生態系。

    營造全社會創新氛圍

    創新合作體系的建立,有助創新成果的湧現。以盧森堡為例,該國非常重視研發和創新中的國際合作網絡建設,盧森堡國家研究基金在二○一四至二○一九年間資助的項目,有四分之一是國際性計劃。簽署18項雙邊合作協議,有超過12個國際性研究網絡的合作夥伴,提供以盧森堡為據點的研究人員與超過35個國家進行多邊研究的機會。

    四、營造創新驅動發展的社會氛圍:由於長期以來受益於博彩業發展的紅利,澳門整體創新氛圍不夠濃厚。一些人認為在博彩業就業門檻不高,且收益較可觀,完全沒必要思考創新的、創業的事;也有一些人認為澳門地域狹小、資源匱乏、市場空間有限,創新、創業極為困難,還不如依賴博彩業更為現實。但隨着外部環境的變化,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越來越多人已感受到固守博彩業的危險性。社會各界更有必要在當前的情境下,大力營造全社會的創新驅動發展氛圍,逐步培育澳門的創新基因,讓創新的社會氛圍在澳扎根,成為未來核心競爭力之一。

    何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