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再響「平地一聲雷」對國民黨凶吉難料
  • 再響「平地一聲雷」對國民黨凶吉難料
  •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有幾個怪現象
  • 綠黨「修憲公投」只能是一枕黃梁美夢
  • 美對台海政策正悄然進行重大調整
  • 民進黨當局繼續對拜登大不敬
  • 軍機巡航台海周邊功能強大及多元
  • 部桃醫院疫情將影響鄭文燦仕途?
  • 罷捷倘成功就是民進黨中央「惹的禍」
  • 韓國瑜復出傳言的心理投射並牽動大勢
  • 台當局宜藉拜登就職借坡下驢
  • 為何蔡英文表態力挺黃捷?
  • 台當局應從如同過山車經歷中清醒了
  • 新形勢下對台工作有新對策新任務
  • 同是罷免案,黃捷與王浩宇有何不同?
  • 罷免案無論是否通過都具有正面意義
  • 罷免案無論是否通過都具有正面意義
  • 吳怡農主攻「立委」是除笨有精
  • 蓬佩奧最後猖狂一跳摔了大跤
  • 返還威權沒收財產提案是把雙面刃

「一闊臉就變」的又一典型

2021-01-01 03:19

  在二零二零年即將過去的十二月二十八日,「監察院長」陳菊率領幾位「監察委員」到「行政院」進行年度巡查。有「外交」背景的「監察委員」林文程聲稱,馬英九當年拍版以「中華台北」名義和觀察員身份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外界質疑與大陸秘密簽署協議,甚至可能犧牲台灣「主權」,「監察院」已經立案調查,並希望「行政院」也應該深入調查政治協商的詳情,並追究政治責任。「行政院長」蘇貞昌當即表態將全力配合「監察委員」追查馬英九。

  林文程此語一出,當即引來強烈反應。尤其是林文程專門針對的馬英九,强力反擊說,「中華台北」這個名稱不只是蔡英文任內,從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到他任內都在使用「中華台北」。他不禁直呼,「我不知道林文程要說哪一位是『喪權辱國』?」

  馬英九辦公室也針對蘇貞昌指示「外交部」配合「監委」追查一事反擊指出,蘇貞昌既然指示配合「監委」調查,建議蘇先公開說明,為何還繼續以「中華台北」的名稱?不但二零一七年世大運以「中華台北」參賽,未來東京奧運也不放棄「中華台北」的名稱,蔡英文每年派代表與會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也仍然接受「中華台北」的稱謂,這到底有什麼誤會?

  因此,林文程的這一棍,本來是要打馬英九,卻打到了蔡英文、陳水扁,還有李登輝的身上。實際上,從李登輝時期開始,到陳水扁時期,還有現在的蔡英文,每年派出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台灣當局都是使用「中華台北」的名義;在此期間舉行的國際奧運及亞運,還有各種單項性的國際賽事,台灣地區派出的隊伍,都是以「中華台北」作稱號。另外,台灣當局能夠參與的國際性組織的活動,如亞洲銀行、國際檢察官協會、亞太法定計量論壇、亞洲稅務行政暨研究組織、北太平洋鮪魚國際科學委員會、世界動物衛生組織、世界關務組織下屬之「關稅估價技術委員會」與「原產地規則技術委員會」、世界貿易組織法律諮詢中心、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等組織的活動、文件、刊物及網站等,均以「中華台北」稱之。

  林文程所針對的是世界衛生大會,這一棍打得蔡英文更痛。因為此前的李登輝、陳水扁時期,台灣當局都被世界衛生大會賜以「閉門羹」;而蔡英文剛上台時,蒙受馬英九的餘蔭,接受以「中華台北」的名義,派出蔡政府的「衛福部長」林奏延出席世界衛生大會,並在致詞時以「中華台北」自稱。而曾經作為蔡英文副手的陳建仁,也曾經以「中研院院士」身份隨團參加世界衛生大會。

  直追溯過去,當年蔡英文率領台灣地區代表團參加「GATT」的「入關」談判時,同意使用「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簡稱「中華台北」的名稱,成為「GATT」的一員。後來「GATT」改組為「WTO」,台灣當局也是以「中華台北」的名稱。如要追究責任,是否首先就追究蔡英文的責任?

  如果認為使用「中華台北」是「出賣主權」,那麼,以後台灣當局可以出席的國際活動,如國際奧運、亞運會、各項單項性國際賽事,還有「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WTO」的相關機制會議、「亞銀」等,都不要參加,並宣布退出就是了。——如果真有那麼一點「豪氣」和「底氣」的話。

  其實,即使是「中華台北」,也並非是「合規」的,其正式譯文應該是「中國台北」。實際上,二零零八年在北京舉行的奧運會,組委會就曾經堅持要使用「中國台北」。後來因為國民黨主席吳伯雄要觀看台灣運動員出場的棒球賽,並考慮到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而且已經進行兩岸兩會談判,因而才予以靈活調整,在該場比賽使用「中華台北」。 

  實際上,台灣地區使用「中華台北」,最早就是出於國際奧運。自從聯合國通過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之後,台灣當局在國際場合不能再採用「中華民國」或「中國」之名。為讓台灣地區的運動員可以參與國際奧運的賽事,一九七九年六月及10月,國際奧委會執行委員會決議,台灣地區得以在「中華台北奧委會」的名稱下繼續參加奧運會。一九八一年三月二十三日,中華奧委會與國際奧委會在瑞士洛桑簽訂《洛桑協議》核准後,台灣當局正式接納這一名稱作為參加國際體育運動的代表團名稱。因而這一模式在其後被稱作「奧會模式」或「奧運模式」。該模式使得台灣地區得以在「中華台北」名稱下繼續參加國際運動賽事和部分國際組織。

  這就顯出,作為美國塔夫茨大學佛萊契爾法律外交學院雙碩士、博士,台灣當局「外交部」外交領事人員出身,曾任陳水扁的「外交」智囊,學術專長為國際和亞太安全、兩岸談判、中國和美國外交政策,還著有被稱為「經典著作」的《中共談判的理論與實務:兼論台海兩岸談判》一書的林文程,(2000年,麗文文化),為研究中共談判之 奇怪的是,林文和除了「外交」之外,還表現在兩岸關係浸淫,二零零零年出版了《中共談判的政治與實務--兼論台灣歷年談判》一書,其實並非不知道上述事實歷史,只不過是他「一闊臉就變」,當上了「監委」,就要「便把令來行」,籍機「修理」馬英九而已。因而這是「屁股指揮腦袋」的典型,但卻因亂揮舞棍子,而打到了蔡英文、陳水扁的身上。

  正因為如此,雖然林文程遭到馬英九和國民黨陣營的猛烈抨擊,但綠營竟然沒有任何一人為其說話,任由國民黨陣營痛罵,極為尷尬,自討沒趣。

  「監察院」可能發現林文程「失言」,在十二月三十日以由林文程擔任召集人的「外交及僑政委員會」的名義發出新聞稿表示,林文程的發言及事後新聞稿,從未論及使用「中華台北」名稱的對錯問題,只是針對當年為參加世界衛生大會,曾與對岸密切協商,協商時作出什麼承諾或讓步,國人有知的權利。

  其實,即使是回到技術層面也已犯規,堂堂博士竟然不懂「監察院」的職權。實際上,經過七次「修憲」後,現在的「監察院」對台灣地區領導人並沒有任何彈劾、糾舉的權力,「監委」也就無從對台灣地區領導人發動彈劾、糾舉,當然更是對已經卸任的台灣地區領導人沒有彈劾、糾舉權了。那麼,林文程聲稱要對馬英九「立案」,有什麼法律依據?

  而且,在這次事件中,暴露了陳菊同樣也是「屁股指揮腦袋」的官緘。當年為了讓高雄市能順利舉辦「世運會」,邀請中國代表團參賽,專程前往北京遊說並打保證,因而當時台灣地區代表團出場及參賽時,都是使用「中華台北」。遺憾的是,她當日在率隊到「行政院」進行年度巡查時,沒有即時「糾正」林文程的荒腔走板講話內容。而「監察院」的其中一項職能,就是「糾正」。

  因此,這個民進黨,已經到了思覺失調的地步。有人說,現在的民進黨如同當年其曾經反對過的國民黨那樣獨裁。誒,不對了。當年的國民黨政權固然是獨裁,但起碼任事還是認真、嚴謹的,不會象現在的民進黨,既獨裁,又荒腔走板,胡鬧亂攪。「一闊臉就變」的又一典型

  在二零二零年即將過去的十二月二十八日,「監察院長」陳菊率領幾位「監察委員」到「行政院」進行年度巡查。有「外交」背景的「監察委員」林文程聲稱,馬英九當年拍版以「中華台北」名義和觀察員身份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外界質疑與大陸秘密簽署協議,甚至可能犧牲台灣「主權」,「監察院」已經立案調查,並希望「行政院」也應該深入調查政治協商的詳情,並追究政治責任。「行政院長」蘇貞昌當即表態將全力配合「監察委員」追查馬英九。
  林文程此語一出,當即引來強烈反應。尤其是林文程專門針對的馬英九,强力反擊說,「中華台北」這個名稱不只是蔡英文任內,從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到他任內都在使用「中華台北」。他不禁直呼,「我不知道林文程要說哪一位是『喪權辱國』?」
  馬英九辦公室也針對蘇貞昌指示「外交部」配合「監委」追查一事反擊指出,蘇貞昌既然指示配合「監委」調查,建議蘇先公開說明,為何還繼續以「中華台北」的名稱?不但二零一七年世大運以「中華台北」參賽,未來東京奧運也不放棄「中華台北」的名稱,蔡英文每年派代表與會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也仍然接受「中華台北」的稱謂,這到底有什麼誤會?
  因此,林文程的這一棍,本來是要打馬英九,卻打到了蔡英文、陳水扁,還有李登輝的身上。實際上,從李登輝時期開始,到陳水扁時期,還有現在的蔡英文,每年派出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台灣當局都是使用「中華台北」的名義;在此期間舉行的國際奧運及亞運,還有各種單項性的國際賽事,台灣地區派出的隊伍,都是以「中華台北」作稱號。另外,台灣當局能夠參與的國際性組織的活動,如亞洲銀行、國際檢察官協會、亞太法定計量論壇、亞洲稅務行政暨研究組織、北太平洋鮪魚國際科學委員會、世界動物衛生組織、世界關務組織下屬之「關稅估價技術委員會」與「原產地規則技術委員會」、世界貿易組織法律諮詢中心、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等組織的活動、文件、刊物及網站等,均以「中華台北」稱之。
  林文程所針對的是世界衛生大會,這一棍打得蔡英文更痛。因為此前的李登輝、陳水扁時期,台灣當局都被世界衛生大會賜以「閉門羹」;而蔡英文剛上台時,蒙受馬英九的餘蔭,接受以「中華台北」的名義,派出蔡政府的「衛福部長」林奏延出席世界衛生大會,並在致詞時以「中華台北」自稱。而曾經作為蔡英文副手的陳建仁,也曾經以「中研院院士」身份隨團參加世界衛生大會。
  直追溯過去,當年蔡英文率領台灣地區代表團參加「GATT」的「入關」談判時,同意使用「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簡稱「中華台北」的名稱,成為「GATT」的一員。後來「GATT」改組為「WTO」,台灣當局也是以「中華台北」的名稱。如要追究責任,是否首先就追究蔡英文的責任?
  如果認為使用「中華台北」是「出賣主權」,那麼,以後台灣當局可以出席的國際活動,如國際奧運、亞運會、各項單項性國際賽事,還有「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WTO」的相關機制會議、「亞銀」等,都不要參加,並宣布退出就是了。——如果真有那麼一點「豪氣」和「底氣」的話。
  其實,即使是「中華台北」,也並非是「合規」的,其正式譯文應該是「中國台北」。實際上,二零零八年在北京舉行的奧運會,組委會就曾經堅持要使用「中國台北」。後來因為國民黨主席吳伯雄要觀看台灣運動員出場的棒球賽,並考慮到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而且已經進行兩岸兩會談判,因而才予以靈活調整,在該場比賽使用「中華台北」。 
  實際上,台灣地區使用「中華台北」,最早就是出於國際奧運。自從聯合國通過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之後,台灣當局在國際場合不能再採用「中華民國」或「中國」之名。為讓台灣地區的運動員可以參與國際奧運的賽事,一九七九年六月及10月,國際奧委會執行委員會決議,台灣地區得以在「中華台北奧委會」的名稱下繼續參加奧運會。一九八一年三月二十三日,中華奧委會與國際奧委會在瑞士洛桑簽訂《洛桑協議》核准後,台灣當局正式接納這一名稱作為參加國際體育運動的代表團名稱。因而這一模式在其後被稱作「奧會模式」或「奧運模式」。該模式使得台灣地區得以在「中華台北」名稱下繼續參加國際運動賽事和部分國際組織。
  這就顯出,作為美國塔夫茨大學佛萊契爾法律外交學院雙碩士、博士,台灣當局「外交部」外交領事人員出身,曾任陳水扁的「外交」智囊,學術專長為國際和亞太安全、兩岸談判、中國和美國外交政策,還著有被稱為「經典著作」的《中共談判的理論與實務:兼論台海兩岸談判》一書的林文程,(2000年,麗文文化),為研究中共談判之 奇怪的是,林文和除了「外交」之外,還表現在兩岸關係浸淫,二零零零年出版了《中共談判的政治與實務--兼論台灣歷年談判》一書,其實並非不知道上述事實歷史,只不過是他「一闊臉就變」,當上了「監委」,就要「便把令來行」,籍機「修理」馬英九而已。因而這是「屁股指揮腦袋」的典型,但卻因亂揮舞棍子,而打到了蔡英文、陳水扁的身上。
  正因為如此,雖然林文程遭到馬英九和國民黨陣營的猛烈抨擊,但綠營竟然沒有任何一人為其說話,任由國民黨陣營痛罵,極為尷尬,自討沒趣。
  「監察院」可能發現林文程「失言」,在十二月三十日以由林文程擔任召集人的「外交及僑政委員會」的名義發出新聞稿表示,林文程的發言及事後新聞稿,從未論及使用「中華台北」名稱的對錯問題,只是針對當年為參加世界衛生大會,曾與對岸密切協商,協商時作出什麼承諾或讓步,國人有知的權利。
  其實,即使是回到技術層面也已犯規,堂堂博士竟然不懂「監察院」的職權。實際上,經過七次「修憲」後,現在的「監察院」對台灣地區領導人並沒有任何彈劾、糾舉的權力,「監委」也就無從對台灣地區領導人發動彈劾、糾舉,當然更是對已經卸任的台灣地區領導人沒有彈劾、糾舉權了。那麼,林文程聲稱要對馬英九「立案」,有什麼法律依據?
  而且,在這次事件中,暴露了陳菊同樣也是「屁股指揮腦袋」的官緘。當年為了讓高雄市能順利舉辦「世運會」,邀請中國代表團參賽,專程前往北京遊說並打保證,因而當時台灣地區代表團出場及參賽時,都是使用「中華台北」。遺憾的是,她當日在率隊到「行政院」進行年度巡查時,沒有即時「糾正」林文程的荒腔走板講話內容。而「監察院」的其中一項職能,就是「糾正」。
  因此,這個民進黨,已經到了思覺失調的地步。有人說,現在的民進黨如同當年其曾經反對過的國民黨那樣獨裁。誒,不對了。當年的國民黨政權固然是獨裁,但起碼任事還是認真、嚴謹的,不會象現在的民進黨,既獨裁,又荒腔走板,胡鬧亂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