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澳聞
  • 經濟
  • 要聞
  • 體育
  • 藝海
新聞
  • (一家之言)經援止血 清零穩信心
  • 商會:穩企補貼工資 擴內需基礎
  • 政府九項經援 商戶:有好過冇!
  • 中銀中小企:線上營銷省租金
  • 生產力:主攻客製化強化品牌
  • 鈎織店疫下生存難 或走回線上
  • 青企:把產品放本地店寄賣
  • 重慶夜經濟
  • 甘博:購銅奔馬公仔提防假冒
  • 長三角逾十市現疫情
  • 皖增近三百感染者
  • 習主席七一講話對澳重要啟示
  • 馬志成:百億經援 助民生解憂
  • 學者:以網站或店中店經營
  • 恆指突破受阻 料兩萬二整固
  • 歐舒丹業績理想
  • 國家政策增澳門穩經濟韌性
  • 學者:經援行動迅速 精準擴大
  • 中銀六措施助企業抗疫境
  • 穗一隔離酒店人員確診

黃叔璥所述港口方位明確

2022-05-19 06:35

    正確解讀巡台御使黃叔璥所記“釣魚台”兼駁黎蝸藤等——

    黃叔璥所述港口方位明確

    辨證三:黃叔璥敘述港口的狀況,可分五組來說明:

    上一節談到黃叔璥綜述台灣港口,引錄了該段文字,並加了序號,今解讀如下:

    近海港口可供哨船出入的,只有鹿耳門,南路是打狗港,北路有蚊港、笨港、澹水港、小雞籠和八尺門。

    其含義是:這些港口,一年四季都可以讓哨船進出。至於其他港口接看下文。

    “其餘如鳳山大港、西溪……八里坌、蛤仔爛,可通杉板船。”

    這裏承接那些可供靠泊哨船的港口,其餘這部分的港口,都只能“可通杉板船”。當中有些港口在一定條件下,可以通航或靠泊。

    如:放(糹+索)港,“夏秋溪漲,船始可行”;鹿仔港,“潮長(漲),大船可至內線,不能抵港。外線水退,去口十餘里,不知港道,不敢出入。”等語。

    “台灣州仔尾、西港仔……崩山港,只容(舟+古)仔小船。”

    也就是說,這部分港口,只能泊(舟+古)仔小船。(舟+古)艚,是清代內河的一種戰船。

    “再鳳山岐後、枋寮……象領,今盡淤塞,惟小魚(漁)船往來耳。”

    而的港口,幾全部淤塞,只能供小漁船往來。

    已標所屬府縣

    其實,這四組港口,都已標示方位,或所屬府縣。

    鹿耳門,是台灣府(今台南市)的門户。跟着列出南面有打狗港;北面有蚊港……八尺門。

    由大港至大崑麓的八個港口,均屬鳳山縣;社寮港、後灣仔,俱為瑯嶠;緊接着是諸羅縣的港口,由馬沙溝直至蛤仔爛。在康熙年間的諸羅縣,所轄區域由新市鄉以北,包括嘉義、雲林、彰化,直至基隆,乃至東北面的宜蘭。

    州仔尾、西港仔、灣裏都屬台灣縣;鳳山有喜樹港、萬丹港;諸羅有海翁堀和崩山港。黃叔璥都說明得十分清楚。

    承接上面提過鳳山,這處開首就用“再鳳山”來提起,由歧後至魚房港,共七個港口,均屬鳳山縣;接着北上諸羅縣,有黸仔穵和象領二港。

    倘若細心閱讀《台海使槎錄》,再條分縷析,可知黃叔璥在撰寫這四組港口時,是經過編排的,能導引讀者找出各港口所在,不能不感佩黃御史思慮之周密。同時,在解讀這段文字時,還有兩個地方是十分值得注意的:

    一、黃叔璥巡視台灣的年代,台灣的行政區定為一府三縣,即台灣府、台灣縣、鳳山縣和諸羅縣。黃叔璥在文內是省去“縣”字來敘述的。如“鳳山大港”、“諸羅馬沙溝”、“台灣州仔尾”等,都是以“縣”來說,即“鳳山縣”、“諸羅縣”、“台灣縣”。其下接的港口名,就是該縣轄管的。特別要注意的是“鳳山”,因為有學者就誤解為“鳳山縣”的“鳳山港”。詳見下文。

    二、黃叔璥筆下的四組港口,全部集中在西面由南至北的溪口與海邊,僅有哈仔爛(即宜蘭)位於東北部。何以港口(包括城鎮)都集中在西面,主要原因是台灣的山脈由北至南延伸,並偏於東面,更有海岸山脈,形成不少臨海斷崖。所以東面較少平原、盆地、台地,發展便受到地形的限制。而西面僅隔台灣海峽,與澎湖、福建相對望,經濟、文化交流都得到地利之先,造成西面港口集中。時至今天,台灣的發展,仍然是西盛東弱。(六)

    中日關係史研究學者  黃 天

    註:

    參考自遠流台灣館編著《台灣史小事典》,遠流出版事業有限公司,二○○○年,三十五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