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OutReach
  • 美通社
  • EQSGroup
分類
  • 現代澳門日報
新聞
  • 國際生物多樣性日 聯合國籲各方支持
  • 龍嵩正街有單位疑煮食搶火一人燒傷
  • 台山商場再現水貨點 海關檢260公斤活龍蝦
  • 鏡湖與江門市中心醫院加強交流合作
  • 海關搗破水客散貨點截三人
  • 團體冀為特區多元發展作出新貢獻
  • 團體辦書畫展冀推動藝術交流
  • 歐盟或對華電動車徵稅 京籲對話協商
  • 京稱支持巴人民恢復民族合法權利
  • 疑煮食搶火引抽煙機起火 女子燒傷送院
  • 女排:澳門站朱婷回歸助國家隊爭奧運門券
  • 澳琴會展業界走訪考察2地會展設施
  • 文化局“以書易書”活動至年底每月定期舉辦
  • 周四起澳車北上申請多項程序優化
  • 一公務員涉盜三件古董被捕
  • 鏡湖與江門中心醫院共推醫療科研人才培養
  • 4月份流感個案按月增近3成4
  • 14學生集體流感8人染腸病毒 涉3校1托
  • 明起“澳車北上”申請實施多項程序優化
  • BEYOND國際科技創新博覽會開幕

最低工資非洪水猛獸 基層經濟利益要保障

2013-10-27 20:13
澳門回歸後賭權開放,經濟隨之而起,政府庫房充裕,居民人均收入上升,內需刺激通脹,惟基層工人入息未能趕上,多年來社會上包括勞工團體和立法議員一直要求制定最低工資,保障低收入階層基本生活水平,不過在自由經濟的社會,最低工資被資方視為洪水猛獸,擔心設下最低工資會對中小企業經營帶來壓力。當下澳門算是經濟發展不錯的地區,但在全球多個發達國家或地區早已實施多年的最低工資,在澳門依然處於討論階段。最低工資是一種勞工政策,通常由政府制定法律,由於各國的所得稅法不同,或有其他補貼,如是食物、公交補貼,有的是直接以燃油費補貼,加上物價各有差異,所以得計算本地居民的實質收入,作為制定最低工資的參考。

最低工資在多許國家已實行多年,即使最祟尚資本主義的美國也有基本工資規定,部份亞洲發達國,以至中國大陸以至及鄰近地區香港和台灣也制訂出最低工資。中國大陸現時推行的最低工資制度始於二零零三年。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通過《最低工資規定》,並在翌年正式實行。中國內地各省及省內各市都有不同之最低工資標準,除了最低月薪之外,部分地區也加入了最低時薪的制度。至於調整幅度由各地政府按該地區平均收入水平與當地物價等因素計算得出,例如廣東省中山市於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起將該市內最低工資標準由原本每月人民幣五百七十四元調升至人民幣六百九十元。今年以來,上海、廣東、天津、浙江、北京、山東、江西、廣西、深圳、甘肅、貴州等十多個省市上調了最低工資標準。其中,上海市以一千六百二十元元的最低月薪標準成為全國最高,最低時薪資標準中最高的是北京,為十五點二元。在執行方面,以鄰近的廣東為例,最低工資調升至每月一千五百五十元人民幣,全省最低工資水平與廣州市區劃一。據了解,若果僱主支付僱員工資低於最低工資標準,經警告後仍不補足,將處罰應付金額五成至一倍的賠償金。

鄰近地區早已實行

最低工資在其他鄰近的情況如何,台灣早於一九六八年已頒佈《基本工資暫行辦法》,當時每月基本工資定為六百元,時至今日,當地最低時薪調升至一百零九元新台幣,大約三點七美元,而最低月薪不變,維持每月一萬八千七百八十元新台幣,當中附帶兩項條件,包括經濟成長率須連兩季大於百分之三及失業率低於百分之四。香港方面,回歸後於二零零零年代初期已有聲音要求設定最低工資,作為對低層勞工的一種生活保障。二零零八年港府在施政報告中承認「工資保障運動」成效不彰,決定立法制訂最低工資,並涵蓋所有行業。兩年後立法會三讀通過《最低工資條例》草案,二零一一年五月一百,最低工資正式生效,法定最低工資為時薪二十八元,並由今年五月一日起,調升至三十元,約三點八美元。亞洲其他地區如韓國,最低時薪約為四點三美元,日本約九點三美元,如煉鋼業、機械業等技術程度較高之行業,最低時薪約十美元。

維護僱員尊嚴

最低工資能夠保障低收入人士取得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的薪金,維護僱員尊嚴,一定程度上可減少「在職貧窮」現象,收窄貧富差距,解決「世襲貧窮」問題。從宏觀看有助社會穩定,甚至能提升購買能力,促進經濟發展。當然有利必有弊,最低工資引發的最常見問題是失業人口,企業為降低成本可能會裁員,增加失業人口,企業會因為營運成本增加,削弱競爭能力,不利於經濟發展。如果有最低工資的限制,僱主寧願聘請有經驗的工人,或會令經驗較少的年輕工人完全失去就業機會。現時澳門正就法定物業管理的清潔及保安推行最低工資,一但成事,屆時不僅政府的外判服務,全澳物業管理的清潔、保安範疇亦必須執行,但現時的私人物業保安工作均由年紀較大的人士擔任職務,在硬性訂定最低工資下,僱主勢必以相同的薪酬聘用較年輕的職工,或只願意聘請有經驗的職工,令年紀大的工人,甚至殘疾人士失去就業機會,推行最低工資直接對老弱僱員飯碗構成威脅,在工資上調後,亦難免會將工資的上調轉嫁給消費者而調升服務費,在成本難以轉嫁之下可能要裁員甚至倒閉。

有利必有幣

經濟專家認為最低工資制度只會在經濟低迷時才有效,在經濟起飛和薪酬上漲時期作用不大,且不能一力切,否則會擾亂市場秩序。最低工資無疑是一把雙刃刀,一方面保障低收入人士,一方面產生其他社會問題。但更多社會意見認為經濟富裕的國家,勞動者的經濟利益不該再被犧牲,必須提高勞動者特別是低收入者的入息。但如何釐定最低工資標準是關鍵問題,政府不能隨便訂最低工資,需要考慮到整體的經濟發展狀況、勞工的素質、企業營商環境等因素,須對勞工市場有清晰的了解,才能制定合適的最低工資水平。

 

 

 

公務員加薪增購買力基層最低工資為生計

高通脹年代,人人都要面對生活帶來的壓力,普羅市民尤其低收入階層可謂雪上加霜,必須咬緊牙關做人,設立最低工資目的就是要保障基本生活水平,遺憾的是最低工資提出多年仍未落實,但面對物價飊升和私人市場平均薪酬,特區政府卻連續三年調升公務員薪水,即使政府外判保安及清潔工時薪亦加至現時二十三元。翻查資料,澳門特區自一九九九年成立以來,已先後五次調升公務員薪酬,分別是二零零五年調升百分之五、二零零七年調升百分之四點七六、二零零八年調升百分之七點二、二零一一年調升百分之五點零八及二零一二年調升百分之六點四五,累積升幅為百分之三十三點三。同樣是抗通脹,諷刺的是公務員加薪好大程度只是保持和增加購買力,基層工人設立最低工資是為維持生計,兩者不但成了強烈對比,更令人慨嘆是後者尚在爭取。

澳門回歸至今,有意見指公務員失去了百分之七點七七的購買力,要求政府回應。去年本澳通脹率為六點一一,今年公務員加薪緊追通脹,每一薪俸點由六十六元調升至七十元,增幅百分之六點零六。政府稱,今次加薪已綜合考慮了本澳通脹、私人市場本地僱員的平均薪酬及政府庫房盈餘等因素,並聽取了公務人員薪酬評議會、公務員團體等多方面的意見。調薪在一定程度上可保障公務員收入不致受物價上漲所影響。特區政府強調庫房持續錄得盈餘,財政狀況穩健,除實施多項利民政策外,適度調升公務員薪酬,將不會影響特區財政狀況的穩健性。在立法會細則性通過《調整公共行政工作人員的薪俸、退休金及撫恤金》法案,雖然會上二十六名議員無一反對,但有議員在表決聲明中強調去年公共財政支出是零七年的三點八倍,政府需要未雨綢繆,有所節制,並促政府提升公共服務水平、行政效率,不致每次加薪均教令社會反感。也有議員指出,公務員由零七年至今加薪五次,累積升幅三成三有多,但政府外判保安及清潔工時薪由零七年至今,只加了二元至廿三元,升幅不足百分之十,促請政府立即調整其時薪至三十元。

??連續三年加薪

此外,議員對於公務員薪酬制度、薪酬評議會工作亦提出不少意見,當中關注到公務員薪酬調整的結構性問題,如高薪與低薪公務員調升比例是否需要一致,並指出薪酬調整所產生的財務負擔是剛性支出,具重複性、長期性特點,從居安思危、審慎理財的長遠考慮,建議政府適時考慮全面檢討公務人員的薪酬制度和結構性問題。同時,議員認為務人員薪酬評議會仍有很大的完善及優化空間,其中評議會應分析過去一年的通脹,私人市場平均薪酬增幅、就業失業情況和特區政府財政收支等科學數據,製作正式的書面報告或意見書,交行政長官作決策參考,並向社會及立法會公開。政府也應盡快研究和解決與行政長官薪酬掛鈎的公共職位人員薪酬,包括司法官、檢察官等薪酬問題,皆因其薪酬點數自二零零七年七月以來,便沒有如其他公務員般調整。

公務員設有最低工資

除了加薪之外,其實最低工資早就在公務員體系中實現,上世紀四十年代初,澳葡政府已為警隊中“散位”人員設定最低工資,以改善基層公務員待遇。及至回歸前一九八九年訂定的公共行政職程制度中,以及在回歸後二零零九年取而代之的《公務人員職程制度》中,同樣把薪俸點的下限定為三十點,適用範圍也從過去的“實位”人員擴展至幾乎以所有方式任用的工作人員。公務員待遇和福利一向較私人市場僱員為高,尚且要設最低工資,何況“搵照唔得晚”的基層工人。今時今日,澳門人均收入因博彩業帶動而上揚,統計局資料顯示,今年首季本澳就業人口月工作收入中位數為一萬二千元,與上季相同;本地就業居民為一萬四千五百元,按季增加一千五百元。最近有專家學者更指出,澳門最高收入與最低收入差距高達九倍,反映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為零點三九,接近國際標準的警戒線。澳門經濟一日千里,勞動階層同樣應分享到經濟成果,而不是被犧牲,令澳門走上富者愈富,貧者愈貧之路。

 

  

 

最低工資立法在望時薪訂定需要諮詢

討論多時的最低工資立法在望,早前政府官員透露有信心於今年六月份就最低工資立法訂出初步結論,落實立法方向原則,爭取今年底至明年初全力推動最低工資立法。目前研究最低工資初步框架方案建議物業管理的清潔及保安工作最低時薪二十三元至二十八元。不過有勞工團體和立法議員認為標準訂得太低,難以為維持生計,相反資方擔心最低工資會令成本上升,中小企難捱,最終將會成本轉嫁予消費者,認為需謹慎實施最低工資。政府則強調二十三元至二十八元的範圍是討論的開始,不是最終結果。其實制定最低工資目的是要保障居民的基本生活,可視為一種社會福利,不然政府亦不會推出收入補貼臨時措施,紓緩低收入者的生活壓力,畢竟工人是弱勢一方,通常很難反抗資方所定的薪資條件,所以才要政府介入,以維持其生活品質,但企業本身應該承擔部份社會責任,用公帑幫助低收入人士,變相向資方補貼。

社會一直希望盡快制定最低工資,好該基層一同分享經濟成果。有團體兩年前已做過調查,結果有八成五受訪者贊成訂立最低工資,四成半受訪者認為最低時薪應訂在二十五至三十四之間,根據當時調查,受訪者認為最低工資立法可帶來保障僱員生活水平和福利;防止工資持續下滑及減少僱主剝削的機會;促進社會公平穩定和諧等。受訪者亦指擔心推行最低工資制度後,會令年紀大、學歷低、低技能、殘疾人士和新移民較難找到工作。不過對於最適合澳門社會的最低工資制度,受訪者意見分歧,有近四成人認同訂立“全澳性最低工資制度”,有二成六認同訂立“工種性最低工資制度”,二成二認為應訂立“行業性最低工資制度”。?

分享經濟成果

政府早前提出最低工資框架方案,建議物業管理清潔和保安最低工資為時薪二十三元至二十八元。而現時政府外判的清潔及保安工資是每小時二十三元,政府建議調升至二十六元,並爭取在今年六月一日起執行,並強調「外判政府清潔保安服務最低工資」不會成為未來最低工資的基礎,將來在討論最低工資時必會整體考慮各方面因素。有勞工團體認為政府訂出初步方案的最低工資標準難以維持生計,要求政府提出訂定的理據。有意見指出業管理、清潔和保安最低工資時薪訂在二十三元至二十八元範圍,只適合過往的生活水平,應考慮更高的標準,建議最低工資應參考最低維生指數或收入中位數一半訂定。有立法議員認為澳門物價不低於香港,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建議最低工資時薪訂為三十元,與香港的最低工資水平看齊。

也有意見指,最低工資應包括適用外地僱員,避免拉大本地人和外地僱員差距,令顧主考慮薪酬時傾向聘請外地僱員,影響本地人就業。同時認有必須先明確最低工資訂定及工時的計算方法,以便日後進行檢討。不過資方則認為香港實施最低工資後影響低競爭力僱員就業,加薪帶來的成本上升將轉嫁予消費者,建議按本澳實際情況考慮,謹慎實施最低工資。政府強調最低工資時薪廿三至廿八元祇是討論方向,並非最終結果,社會可提出最低工資高於廿八元的建議,但一定不能低於二十三元。??政府爭取盡快完成法律草案交予社協討論,達成初步共識後公開諮詢社會,最低工資時薪一定要尊重社協代表及公開諮詢的意見,最後再經行政會及立法會討論而制訂。

?不能低於二十三元

政府近日一再強調,對於最低工資立法,政府態度清晰明確,將會全力推動。政府稱最低工資討論開始後,聽取勞資雙方的意見,有信心六月份落實立法方向原則,並就原則性問題訂立初步結論,及後開始着手草擬法律草案,整個工作進程有步驟、有時間表。落實法律草案後,送交行政會及立法會討論。由於最低工資涉及整個社會各方面的問題,故需要公開諮詢。當局爭取今年底、明年初全面推動立法工作,至於幾時完成整個立法流程,需要尊重各方面的工作安排。包括視乎公開諮詢的工作進度,社協討論情況,以及行政會及立法會的工作安排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