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OutReach
  • 美通社
  • EQSGroup
分類
  • 現代澳門日報
新聞
  • 香港1號戒備信號料至少維持至中午
  • 氣象局料1號風球上午維持
  • 氣象局料1號風球明天清晨維持
  • 料周五日間改三號風球可能性較高
  • 銀娛世界女排聯賽第三日 意大利及日本隊戰勝各自對手
  • IMF預期澳門經濟將保持穩健增長
  • 逾百間持國際管理認證企業獲嘉許
  • 下屆世界大伯公節將於印尼舉辦
  • 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6月1日生效
  • 習近平:支持中東國家走團結和平之路
  • 神十七乘組返回地面後首次亮相
  • IMF料本澳今年經濟增長13.9%
  • 世界女排聯賽澳門站:巴西擊敗荷蘭繼續保持全勝
  • 哥倫比亞通過法案2027年禁鬥牛
  • 旅遊局提醒旅客留意最新天氣情況
  • 旅遊局“感受澳門”韓國路展開幕
  • 【第三十四屆澳門藝術節】 《夢迴.益隆》節目最新安排
  • 生產力中心經科局籲商戶做好防浸防風措施
  • 顏奕恆促推措施緩解中小企壓力
  • 立法會小組會跟進公屋議題

金牌至上?

2012-08-12 00:00
晶瑩

有欄王之稱的中國跨欄田徑選手劉翔,於二○○四年雅典奧運為中國隊奪得史上首面田徑金牌,頓成為天之驕子,備受世界矚目。國人對其創造佳績的期望與日俱增,另一方面驕人的成績也吸引到不少廣告商與贊助商的青睞,劉翔身價頓時鯉躍龍門般升價百倍,並承載了十三億人的期望,期望中國能成就「劉翔神話」。

劉翔於二○○八年北京奧運中,臨場因受足踝傷患困擾而退出跨欄比賽,當時國人已一片愁雲慘霧,炒黃牛的份子更破口大罵,事隔四年,中國觀眾們當然期望劉翔能於本屆倫敦奧運再創佳績,怎料在百一米跨欄預賽時連第一個欄也跨不過,只能靠單腳跳完成賽事,並親吻最後一個欄杆,與跨欄賽事吻別。最後證實劉翔筋腱撕裂,須於英國動手術,是否能再跑回場上亦是未知之數。

劉翔一跌,「神話」破滅,自然頓成全球焦點。不少媒體質疑是次跌倒是一場戲,懷疑劉翔故意踢倒欄杆,更恥笑他為商業化小丑。其實自劉翔奪金一刻起,他的命運已經緊緊地與全國人民的希望,以及贊助商和廣告商連在一起,故此每次出賽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想不到負傷上陣失手後立即一沉百踩,人情冷暖可想而知。

其實造成大家反應之大,主要是因為國家整個體育政策失衡,以所謂「舉國體制」來培育運動員成為奪取金牌的機器,對於各項比賽尤其是奧運的金牌看得太重,形成了金牌至上的想法,而逐漸忽視了體育精神的真正意義。

今屆奧運,一如既往地很多中國選手能擠入爭奪冠亞軍最終決賽之列,每當中國隊奪金在望時,國家當局總會組織大批傳媒於選手家中一同看電視現場直播靜待奪金一刻的到來然後能第一時間作採訪。怎料最後金牌落空,採訪團隊沒有為國家隊得到銀牌感到歡樂,反倒立刻離場,頓時人去樓空,只剩下孤獨的兩老獨自承受子女錯失金牌的失落,再一次感受到所謂的「黨和國家關心人民」到底是甚麼一個假大空。

自所謂乒乓外交出現後,體育作為中國人爭面子以及玩政治遊戲的工具不絕於耳,逐漸形成了國人希望運動員奪取金牌為國爭光,藉以顯示國家實力日益強大。最後形成了前面所講的「舉國體制」,國家只重點培養有天份的運動員,而忽視了體育是國人強身健體的活動,大眾體育設施不足,進不了國家隊、省隊、市隊的運動員無法於運動界找口飯吃的情況屢見不鮮。國家對退役運動員完全沒有提供足夠的保障,網友們不時發現很多從前的金牌好手打,由於年少時將所有時間奉獻於集訓,沒有學歷也沒有其他生活技能,最後只能淪落到變賣金牌、當個清潔工人或搬運工人,何等悲哀!

贊助商及廣告商為了龐大的商業利益,不惜將劉翔塑造成巨星,寫下了所謂的「劉翔神話」,不少人估計劉翔兩屆奧運負傷出賽就是要為向贊助商與廣告商交代,履行合同內容讓他們的產品能在賽場中亮相。今次劉翔一趺,估計整個業界損失高達三十億,劉翔個人也接近損失十億。在背後看到的不只是商業上的損失,而是整個體育界不僅追求金牌至上,現在更變成金錢掛帥。

劉翔負傷上陣失敗是每個人包括他自己也不希望看見的場面,我們應該做的是多為他的努力歡呼,為他堅持體育精神單腳跳畢全程感到鼓舞,為兩位選手於比賽後扶著他到旁邊休息所體現的奧林匹克精神而感動,而不是只看到失去金牌這麼膚淺。

 

 

 

 

愛國還是愛民族?

非凡

倫敦奧運進行得如火如荼,中國隊在奧運比賽場上奪下多個金牌,不少人為之驕傲。鄰埠香港派出的代表隊也於單車項目中奪得一面銅牌,不少網友在網上分享傳閱超級丹及李慧詩奪獎的精彩瞬間,也在社交網站和微博上紛紛發出祝賀的帖子,當中一些藝人也有在自己的微博發出祝賀帖子。但另一邊廂,這些帖子也引來一些激烈的批評與爭論,上述藝人所發的帖子也不能倖免,被各大網民攻擊得體無完膚。網上的爭論主要分為內地人與海外華人兩大陣營,一邊堅持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以及李宗偉雖然是馬來籍但仍擁有中國血統,一句到尾就是民族主義作祟。

中國自認為多民族國家,甚麼「五十六個民族,五十六支花」這等肉麻的宣傳語句傳誦多年,但五十六個民族有時甚為牽強,像居於中韓邊界的朝鮮人就變成了朝鮮族,中俄邊界的俄羅斯人就成了俄羅斯族,雖然這些表述某程度上正確,但將別國旅華人士納入為自己的民族當中,相信沒有幾個國家會這樣做。雖然這樣,大家口中所謂的「中國人」,其實只是泛指漢人。在中國,國籍的概念遠比民族模糊,即使你移民到任何一個國家並歸化入籍,只要你是漢人,不論是中國人或是外國人都會稱你為中國人,若然你這個外籍人士做了甚麼事情傷害了中國人的尊嚴跟感情,立即就會被冠上自己人打自己人甚至漢奸等等的罪名,水洗也洗不清。

就像馬來西亞籍藝人梁靜茹,她在自己的微博上發帖恭賀與鼓勵該國羽毛球手李宗偉,旋即被眾多大陸網民圍剿,由最初比較中性的「大家都是中華兒女」慢慢演變成「那就回馬來西亞去說」,接著變成「林丹拿金牌你為甚麼不驕傲?」、「既然在中國賺錢又是華人,恭喜一下不是應該的嗎?」,最後竟變成「雖然你愛你的祖國,但是怎麼也稍帶一下帶給你很多發展的中國吧,怎麼也該恭喜一下啊」。真令人摸不著頭腦,雖然她具有華人的血統,但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馬來西亞籍人,恭喜一下自己國家的選手,為他打一下氣,筆者不覺得有甚麼問題。即便是中國人,有時在比賽場上支持別的隊伍也不足為奇,更何況是別的國家的人呢?為何要這般緊張地圍剿?為何只因她具有華人血統便一定要支持中國隊?

另一個例子,源於中國推行「一國兩制」理論上與宣傳上的失敗,以及香港人對自己身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認同感低至極點有關。話說香港隊代表李慧詩於單車項目中奪得銅牌,不少藝人也紛紛於微博上表示祝賀,也惹來大陸網友的激烈批評,包括︰「說錯了,應該說為中國爭光」、「香港是中國的」、「香港又想獨立?|」、「應該是為中國爭光,懂麼?真是無知!呵呵」、「如果離開中國大陸,香港早就被別國滅了」、「你真丟我們中國的臉,作為公眾人物還是還說這不要臉的話」、「什麼叫香港隊難道香港不屬於中國嗎。為什麼是恭喜香港隊而不是香港呢。鄙視你。你是歧視大陸人」、「中國香港為我們中國贏得了一枚銅牌,謝謝了,我們會記住的」、「沒大陸何來繁華的香港」,甚至有「那是中國香港,說的好像香港要離開中國一樣」這樣的言論。

其實這也可以看出近期越演越烈的所謂「中港矛盾」,根源來自兩地對。一國兩制」的理解不同,大陸人只看「一國」,動輒便認為香港只是中國的一個城市,沒有中共的皇恩浩蕩,香港早就完蛋了,所以他們有資格去呼呼喝喝甚至以一種自視過高的姿態來看香港。而香港則非常強調「兩制」,總之一切非屬國防外交的事宜你中共最好就不要管我,香港的文化背景非常獨立,不受回歸影響,故此即使人家問他們是誰他們只會說是「香港人」而不會說是「中國香港人」或「中國人」。就是這樣的一個差異導致經常在網上開火,甚至出現網友圍攻李慧詩帖子的事件等。顯然中共的國家宣傳人員以及五毛黨們對鄧老「一國兩制」的真正意涵還沒有弄懂,需要好好深造。

真正愛國,是先要弄清何謂本國人、何謂擁有本國血統的外國人,然後對國家對的事情予以支持,壞的事情予以猛烈評擊,而不是一味地逢國家做的都是對的,逢擁有自己血統的人都要支持否則便是漢奸,若果抱著這些思想,那麼跟文革式的批鬥又有甚麼分別?

 

 

 

九澳具潛力發展旅遊

和善

澳門的郊外環境不多,路環島絕大部份地區都是郊區,故一直擔當著澳門的後花園這個角色,為廣大市民及旅客提供親親大自然的機會,亦因為此,路環島都市化的程度很低,政府在安排政策時,大都以繼續保持路環原有的功能為前提,不對其大興土木。

遊人到路環去,一般都是為了到黑沙戲水,又或與友人在眾多步行徑上踏青。大都在石排灣、路環市區以及黑沙附近活動,而位於路環另一邊的九澳,由於是油庫及貨櫃碼頭的所在地,故一般遊人較少前往。遊人若想在煩囂的城市中尋找一片寧靜,可以選擇避開充滿遊人的路環市區及黑沙,驅車前往九澳尋幽探秘。

九澳可供遊人參觀的地不多,主要有九澳水庫郊野公園及九澳聖母村。九澳水庫郊野公園座落於九澳水庫下面,設有數個燒烤爐,可供遊人享受燒烤樂趣,甚至有露營發燒友自備帳蓬在此露宿,沿樓梯步上水庫的圍牆,則會登上了九澳水庫環湖徑,該環湖徑圍繞著九澳水庫,路程較短,適合初次嘗試行山遠足的朋友,又或一家大小踏青郊遊。喜愛挑戰自我的朋友,可以在途中轉上東北步行徑繼續行程。但據行山朋友反映,近年九澳水庫的水位似乎有下降趨勢,令其擔憂澳門的水資源問題,另一方面,水庫缺水則會影響環湖徑的景色,為了澳門的水資源以及遊人能繼續欣賞美麗的湖景,不少行山友都希望政府能改善九澳水庫的環境。

離開九澳水庫,往油庫方向開去,在將近到達油庫時中途右轉即可到達九澳聖母村。九澳老人院、痲瘋村遺址以及九澳七苦聖母小堂均座落於此。在經過九澳老人院後,進入眼簾的是五棟歐式石屋,全部都已日久失修而荒廢了。這裡是昔日的痲瘋村,當年澳門患有痲瘋病的病人都會被送至這裡隔離治療。由於當年醫學不發達,不少病人都因此而離世,而痊癒的病人大都留在聖母村裡,以耕種、飼養牲畜等自給自足,到九十年代建成九澳老人院,當時仍然在生的廿位痲瘋病人則遷入老人院居住至今。痲瘋病及痲瘋村均成過去,只剩下當年的五棟歐式石屋。這裡荒涼而淒美,成為不少遊人「遊車河」的好去處,也有不少藝術創作者來此尋找靈感,更曾有新人特地到此拍攝婚紗照,淒美的景觀配上甜蜜的新人,形成強烈對比。

在石屋之間,有一條小徑,沿路直上可到九澳燈塔,燈塔旁又有一小路,沿路前行可直達九澳的海岸線。只見奇石處處,形成一個天然石灘。這裡時有釣魚發燒友徒步走往接近海邊的地方垂釣。沿石崖一直向右方前往,攀過一重又一重的奇岩異石,經歷大半小時的路程後,會到達探險勝地「蝙蝠洞」。蝙蝠洞在九澳東北面,是一個巨大的天然崖洞,洞口兩旁崖石陡峻,洞高三十公尺,常年遭水淹,退潮時深及腳踝。崖洞口呈丁字形,進洞水道長約六十公尺,洞內漆黑一片,要靠照明器方可見物。由於蝙蝠洞地勢險峻,進洞前須攀爬崖壁上落,而進洞時如遇潮漲,則要泅水,且時有暗湧,實不適士體力較差的人士或缺乏攀山經驗的人士前往。但每年總有不少登山探險愛好者前來一探洞中詭秘。

聖母村周邊的道路及院內幾座歐陸式建築物具有歷史價值,任由它荒廢未免太可惜!如果把聖母村修葺好,也是一個很美麗的旅遊景點。九澳也具有值得遊歷的地點,但可能由於開發得較黑沙遲,加上受眾多重要設施所影響,令其旅遊價值一直未能提高。但這也恰好正正令九澳格外添上一份寧靜而受遊人愛戴。

但近來發現九澳附近出現開山劈石的情況,據說是為興建九澳隧道而施工,意味著來往九澳即將更為方便,但也容易令城市化擴展到這個寧靜的小山頭。究竟九澳的旅遊資源該如何發展,如何平衡發展與保育,仍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多裝廣角鏡

庭園

澳門地少,停車場一般也很迷你,正所謂彎多路窄,一不留神便會被牆壁刮花愛車,又或因為視野不清的問題,容易與轉過彎來的車發生碰撞。為解決此一問題,在停車場一般都會裝上很多圓形彎彎的廣角鏡,用以讓駕駛者獲得更佳的視角,方便駕駛,也為了避免意外發生。

彎多路窄的,其實又豈只有那小小的停車場,澳門是出了名的「彎多路窄」,橫街窄巷多,很多時駕駛者欠缺清晰的視野,即使是大馬路,也有很多小路出大路的路口是呈直角的,即使大部份有著良好態度的駕駛者會停下車來慢慢看路口是否有來車,都會因為視野不及的關係,慢慢地會把車頭駛出路口,此時另一邊若有司機一個不留神收掣不及,便會釀成意外。

需要安裝這類廣角鏡的路口情況各有不同,暫且將這分為以下幾大類情況︰

首先是一些駕駛視野較差的路口,正如前所述,澳門彎多路窄,很多內街都是比較迂迴曲折,難以察覺到另一邊的來車,也有有很多街道礙於其本身縱橫交錯的走向問題,其交匯處的角度,駕駛者根本無從觀察另一條街道的來車,故很多時司機迫不得已要將車駛前一點,好能令司機位在前面能看到是否有來車,但這時一般車頭已伸出了街口,很多時另一邊的來車看見均需要閃避,險象環生,如若收掣不及後果更是不堪設想。這個情況其實很容易改善,只要在路口適當的位置裝上這些廣角廣角鏡,便能令駕駛者不用把車開得那麼前也能清楚看見另一邊的街道上是否有車正在開來,只要作出小小的措施便能大大減低了意外發生的機率。

頭一種可算是一項長期的措施,而另一類需要安裝這類廣角鏡的,屬於臨時性質的,是由於某些臨時路面情況的改動,令路面的視野也隨之而改變,因而需要特別的措施配合。這種類型,舉之前的高士德大馬路下水道整治工程為例就最好不過。若然按原本的行車方向的話,視野是絕對不成問題,但由於改了道,舉個例子,在高地烏街、連勝馬路等方向出高士德時,由於行車方向的改變,宣道堂一邊的行車線改為向紅街市方向行駛,花圃的設置原本沒有問題的,但因改道加上路口放置了欄杆,令視野受阻,出街口也因而變得危險。高士德下水道整治工程,堪稱為澳門史上安排得最好的路面工程之一,其實一切改道措施也可算是盡善盡美,不過如果能在各路口加裝一面廣角鏡,安全程度將會大大提高,這工程的安排亦會更臻完美。

除了上述兩種情況外,有些路口,當局早已安裝了有關的廣角鏡,但由於種種原因,可能是安裝時工人未有細心調較好角度,又或者鏡本身的闊度不夠,又或曾被人移動過令角度改變,這批鏡一或角度不對,一或面積太小不能看清全景,都需要當局加以改善,畢竟設施早已存在,只要加以修正便能繼續發揮其效用。當局在檢視交通設施時,應對這批廣角鏡作全面檢視,重新調較好角度又或更換適當大小的鏡面,以確保該等街口的交通安全。

廣角鏡只是一個小小的措施,但作用卻很重要,當局如能認真處理安裝廣角鏡的問題,定必是一項德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