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 EQS Group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歐陽瑜:爭取第二版疫情應急預案十月份公佈
  • 重申外僱退場機制行之有效 李偉農建議市民先就業再擇業
  • 九月賭收29.62億元 按年跌近五成
  • 本地居民失業率再創新高 賀︰冀訪澳旅客上升減少失業
  • 本地居民失業率上升至5.5%
  • 內地法院宣判涉及周焯華的關聯案 涉案36名被告被判一年至七年六個月
  • 前太陽城會計:「營運部」應是太陽城特別部門
  • 太陽城是主太營股東? 證人:記憶係咁但無證據
  • 通關核檢維持48小時 當局料「十一」入境旅客穩步上升
  • 議員批東線一3億項目判給涉「暗箱操作」當局:考慮管理軌道經驗 以詢價招標進行
  • 多名委員嫌限制太多妨礙發展促放高 城規會退回光復圍規劃條件圖草案
  • 燃料中途倉將遷至珠澳人工島 城規會通過相關規劃條件圖草案
  • 指過度旅遊管制 經濟難以發展 澳大團隊修正今年GDP為負增長:-29至-26
  • 博企追債兩審敗訴 終院勝訴 終院:可向債務人追討外地財產作抵債
  • 法官宣讀缺席嫌犯及證人聲明惹爭議 周焯華案明起傳召證人
  • 房屋局放棄祐漢臨時休憩區土地歸還特區
  • 澳門電影《海鷗來過的房間》獲金馬奬三項提名
  • 周焯華:肯定太陽城及環球E城戶口不連通
  • 特首就明年施政再分別見兩團體 賀一誠:關注居民就業情況
  • 請遵守《基本法》的法定程序

垃圾危機當前 環保局還要再做鴕鳥嗎?

2015-09-27 12:31

全澳150家回收商響應無限期罷市。

環保局長韋海洋

早上9時左右,有的垃圾筒已經快裝滿

壓縮式垃圾筒令容量大增,但同時亦令拾荒者無法再撿到資源垃圾。

垃圾危機當前 環保局還要再做鴕鳥嗎?

垃圾危機當前 環保局還要再做鴕鳥嗎?

垃圾危機當前 環保局還要再做鴕鳥嗎?

垃圾危機當前 環保局還要再做鴕鳥嗎?

垃圾危機當前 環保局還要再做鴕鳥嗎?
看到環保局對物料回收商無限期罷市的回應,真的無語。除了派錢 (研究中) ,能舉出的就只有與街總合作的「環保Fun」計劃,然後呢?再沒有了。
先來看一些數字,「環保Fun」自2011年推出以來,回收紙類和塑膠約1100噸、金屬罐超過200萬個,但全澳回收商單日處理量是500噸。「環保fun」只是官方鼓勵社區回收資源垃圾的先導計劃,本來沒有甚麼可比性。對!問題就在於根本沒有可比性,一個社區推廣計劃怎可跟一個產業政策相提並論?如果環保局有當這是一個「產業」的話。
在回收商忍無可忍,以無限期罷市的方式來控訴行業存亡時,環保局竟以風馬牛不相及的說辭來搪塞、蒙混過關,以此來掩飾自己的無能、不作為,沒有比這更可惡了。
現時一斤鋁罐的回收價跌至只有兩毫,報紙每斤三、四毫,每天街上還有多少長者在撿紙皮、翻垃圾筒,希望以此來幫補家計,這次罷市不但從業員受害,上游的作業者也會受到即時影響。
資源垃圾回收是最髒最不受歡迎的行業,不少工廈業主都不願出租,近年收舖結業的例子並不鮮見。除了個別大型回收商有能力升級轉型,將資源垃圾加工成環保物料出口,大部分業者只能從事收集、轉手、運回內地的低產值工序,在高成本、低利潤的循環中打轉,然後不斷被邊緣化、甚至淘汰。
 
近年政府不是經常將「環保產業」掛在嘴邊嗎?年花千萬的環保合作發展論壇、三年花了2.4億的環保節能基金……這些面子工程,除了有「環保」兩字,真正有多少產業成份是一大疑問。環保節能基金津貼企業更換設備,同時令舊光管等廢棄物激增,造成二次污染,屢受批評。 從觀念上,看不到主管部門對環保概念的貫徹和實踐;從政策上、法律上,看不到對推動環保產業有多大突破,難怪業界譏諷澳門最多人爭著做的只是「賣下慳電膽」。
這次回收商攤牌,可以預料最終還是用派錢(回收基金)解決。地方?還是自己想辦法吧!澳門只有發展商起樓是不愁沒有地。
說到底,減稅、貸款、補貼,扶助回收行業只是整個垃圾政策的一環。上月新城諮詢突然爆出原來焚化爐2020年就飽和,環保局的回應相當經典,是否要擴建?唔知;控制垃圾增長的長遠措施?又是「源頭減廢」空喊口號,老調重彈一番。連最基本的膠袋減量和建築廢料徵費計劃也是年底才推出,諮詢完又再等一年半載,最快到2017才正式上馬。更棘手、含有毒物質的電子垃圾要如何處理?佔垃圾總量超過三分之一的廚餘要如何收集?還未有下聞。焚化爐、飛灰場、建築廢料堆填區、污水廠,每次都是等問題「爆煲」或揭出醜聞環保局才動一下,中國人稱之為「唔見棺材唔流眼淚」。
過去幾年澳門的垃圾產量驚人,去年人均生活垃圾量每日約1.97公斤,領先世界水平,旅遊承載力爆標,垃圾承載力也是一樣 (詳見另文《用垃圾再填一個澳門》http://aamacau.com/topics/press/024/ ) 。資源垃圾回收量則長期遠遠落後其他鄰近城市,只佔可回收率不到20%,佔整體垃圾量僅1%,這從生活垃圾分類和回收政策的推廣、普及程度可見一斑。
再說回環保局亮出的一大「政績」——「環保Fun」,這項與坊會合作的社區推廣活動,收集時間大部分都是每星期一次,而且只有短短幾小時,似「交數」多個便民。環保局被譏為環保宣傳局,只有廣告片拍得美,但公眾教育也不見得做得好,打開垃圾站旁的分類回收箱,不是被當成普通垃圾筒,亂丟一通,就是飲料紙盒、食品包裝袋等不合格的垃圾,有的投對了但卻沒有清洗乾淨,二次污染嚴重。上游工序沒有做好,清潔專營公司是否有人手將三色筒內的垃圾重新分類?續後的處理成疑。
回收商指「貨源」減少,這跟越來越多壓縮式垃圾筒有關,機器一壓,拾荒者無法再撿到資源垃圾。新式垃圾筒原意是改善街區的衛生環境,但卻意外地產生了一些副作用,令家居垃圾分類,將責任落實到每個市民身上顯得更具迫切性。
有錢賺左先算,後續的環境污染問題懶理,短視功利磬竹難書,真是越寫越長。這次政府必須回應的是,澳門的垃圾政策,環保局還要裝鴕鳥到何時?
 

論盡澳門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