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 EQS Group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澳門終步向共存? 羅奕龍:「只要大家唔驚 」平常心面對疫情就會迎刃而解
  • 何時放寬通關措施? 歐陽瑜:須與國家保持一致 相信唔會等好耐
  • 本澳昨新增24例感染個案 20例社區發現
  • 新冠患者社區門診分三種情況
  • 當局公佈多項防疫調整措施
  • 歐陽瑜︰目前具備條件調整防疫措施 預料最終感染人群達五成至八成
  • 應變協調中心下午5時開疫情記者會
  • 2030年輕軌全長24公里 設21個站 林衍新:輕軌是未來交通重點發展方向
  • 昨日新增19例新冠感染個案 有16例屬社區中發現
  • 一家三口及一經紀涉嫌開6百間空殼公司 詐騙政府援助款項近3百萬
  • 第十四屆澳區人大候選人名單出爐 僅16人報名 15人合資格 15名候選人競逐12個名額
  • 一名治安警員射擊訓練時中槍受傷送院
  • 議員關注長者安老 歐陽瑜:政府必包底 推動市場化有能力長者可揀
  • 獲「長官」關心 名門世家項目順利過骨 關偉霖稱崔世安為「大老板」
  • 昨日再新增三例感染個案 自上月28日至昨 本澳共59名感染者
  • 指不斷研究放寬防疫措施 歐陽瑜強調非「躺平」不能「永遠將自己關住喺澳門」
  • 雀仔園福德祠及土生土語話劇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
  • 歐陽瑜:隨疫情過去 本地高教失一優勢 須持續提升質量
  • 議員要求跟進假招工 黃志雄:希望工友反映不公平對待 當局必定嚴肅處理
  • 內地入境防疫措施調整 今起由低風險和常態化管理區入境者毋須集中隔離

我與「國安」

2022-09-27 20:51

就讀傳播相關學系的筆者擔心,在新「國安法」下澳門《基本法》列明公民享有的自由受到限制。

我目前在本澳某大專院校就讀傳播相關學系,對於「國家安全」的理解,我個人認為其概念較為空泛,大概意思應該是維持國家的正常運作。但我知道內地對「國家安全」所指的方面極為多元,可以說得上是包羅萬有。正因如此,對於違反「國安法」行為的定義必須極為精準才能避免權力過度放大。

向政府表達不滿或解讀為煽動?

就一名普通澳門市民角度,我認為修法於我有一定的影響。現時當局建議修法的範圍和對象過於廣泛,任何人都可以解讀成不同的意思。基本上作為市民想要表達意見或作任何行為,都需要思考會否違法,例如對政府表達不滿的意見,又會否被解讀成為煽動?

當局在諮詢會上表示,有些行為「危險」,以及在「不違法」的情況下可以,但事實上行為危險是否等於犯法?公眾又如何判斷這些行為何時違法?這條虛幻、似有似無的紅線又設置在何處?唯一能確保自己沒有觸犯「國安法」的行為就是不作出任何行為。

那麼,那些在澳門《基本法》列明公民享有的自由,又是否算是被限制呢?日後與外國友人聊政治話題是否勾結外國勢力?悼念英女王的逝世是否分裂國家?讚好分享貼文又是否煽動?醉翁之意不在酒,也許修法的目的從來不在於罪與罰,只要讓一個人思考這個行為是否違法,他們就成功了。

中央怕澳門這乖孩子「學壞」?

我認為澳門在國家安全的角色是中國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最後一塊拼圖。意即中國的兩個特別行政區並不會輕易地分裂出去。香港在實施「國安法」後官方定性為「由亂轉治」,而澳門的角色在修法後亦會令「潛在的危險」消失,可以說是證明「具中國特色的一國兩制」行之有效。

澳門向來被視為中央的乖孩子,回歸廿多載以來,社會上可以說是風平浪靜。澳門「國安法」在二零零九年生效後未曾動用過,特區政府對於今次修改「國安法」的表述是因「安全形勢錯綜複雜,各種風險明顯增多」,從政權來說,維護國家安全是特區的責任,修法能更好地維護國家安全。但從我角度來說,政權像生怕澳門這個乖孩子會「學壞」似的。

然而,如果一個國家如果能輕易地被分裂、被顛覆,是否自己應該先檢討?

少就不更事?
批判性思維讓年輕人助國家進步

有社會意見認為,學生「少不更事」、易觸犯「國安法」,故須要加強對其「國安」教育。然而,我並不認同上述的意見,年輕人「少不更事」是教育未能使年輕人認清對錯的藉口。與設有既定立場相比,讓學生思考事件的正反兩方,再提出理據更為重要。因此培養批判性思維是社會公民的要素之一,亦是「愛國」的第一步,但教青局近年來已對「培養批判性思維」的方針避而不談。而所謂「愛國」應是人民由衷地熱愛自己的國家。

人民對國家成功的地方有自豪感, 同時亦能指出國家做得不足的地方,期望國家能改善,使國家進步。現行的國安教育「一味唱好」,也許未能讓學生全面認識到社會現狀,在加強國安教育之前,應該培養好學生的基本質素。

國安教育不是一味唱好

我曾就讀於傳統「紅底」中學,當時即使學校是採用當年受爭議的教青局《品德與公民》課程,亦會將澳門《基本法》作為附加教材,公民教育課程對於「國安」並沒有太多的描述,或是當年「國安」的話題尚未成為主流。

當年所謂的「國安」教育也許只是升國旗、唱國歌而已。但在《品德與公民》的課材中,基本的中國、澳門及部分其他國家的政治制度均有講述,我個人認為對培養學生的公民質素有正面的作用。

既然內地的國家安全的範圍包羅萬有,我認為「國安」教育應該分不同的單元講述相關的內容(如社會經濟、政治制度等),並且與不同的國家地區作比較,亦不應設有預設立場,而非着重於某一方面再三強調、一味唱好,務求令學生對國家有客觀且全面的認識。

明天會是如何?
我好像看不到將來

與鄰埠香港相比,澳門在外地人眼中只是個賭博娛樂之都,甚至更多的可能連澳門都不知是何處。原先已極度依賴博彩業的本地經濟受疫情重創(當然事實上還有內地「閂水喉」),抗疫清零政策亦為部分本地居民所詬病。但實際上問題一環扣一環——澳門不能與中央的清零政策唱反調對外開關,疫情反覆影響內地遊客出行,以旅遊博彩業為首的經濟自然未能發展。因此,澳門根本沒法自行解決問題。

賭收低迷,失業率高企,顯然地澳門政府有強烈的迫切性去解決民生問題,此時修改「國安法」或許不太合適,但會否是上頭的命令,或是有人急於表忠?

在我記憶中,年幼時的澳門是一個充滿着東西方文化色彩的地方,但是現在,舊有充滿特色的建築物拆的拆、改的改;街上的小孩也變成操一口流利普通話,也許連一句廣東話聽、說都不懂。澳門在回歸後的高速發展,原已熟悉的已經面目全非。

「國安法」的修改無疑是一個分水嶺——配合教育政策的改變,我們所認知的本土文化會加速消逝。正如特首所說:「澳門人看在眼裏,記在心裏。」有些話日後也許只能記在心裏,講出口只怕會否觸犯法律。明天會是如何?我好像看不到將來。

(文中小標為本媒後加)

這篇文章 我與「國安」 最早出現於 論盡媒體 allaboutmacau media

論盡澳門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