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安樂與守諾的再思——專訪「新安樂園」多媒體影像展
  • 路是不認命的人走出來的
  • 【昆蟲小百科】 荔枝蝽象
  • 拍板再出發 將續辦KINO德國電影展
  • 總監顧問不會留澳 未來計劃仍無可奉告 炫昌:願不斷聆聽意見
  • 澳門電影二十年?或是三年?
  • 未來如何展望?澳門電影的詰問與答案
  • 【昆蟲小百科】 黃斑大蚊
  • 離開?或者留下來?2019《澳門之年》影像如何為澳門敘事?
  • 青年影像敘事的勇敢
  • 《澳門之年》——一場持續了20年,「是去還是留」的情緒延伸
  • 「複象」還是「複製品」?——談卓劇場《平行異數》
  • 【昆蟲小百科】 草蛉
  • 【讀者投稿】藝術災難:觀「文化抗疫蓮一心.澳門美術作品展」有感
  • 【昆蟲小百科】 長足捷蟻
  • 【讀者投稿】「電影館」不是單純做放映——香港電影策展人徐匡慈有話說
  • 觀「藝術-城市-人」專題系列展之 《旅途/記憶/碎片》展覽及《異風景》展覽有感
  • 電影館的期末考與成績單
  • 【讀者來論】電影館的未來會只剩下明星與紅地氈嗎?
  • 【昆蟲小百科】 紅脈熊蟬

遊走路環去「尋寶」 《海盜婆》望重新發掘社區

2019-09-12 01:28
中秋人月兩團圓,滾動傀儡另類劇場將在中秋期間上演「大人細路一起看」系列偶劇《海盜婆》,希望和大家一起遊走路環市區尋尋寶。「製造一些自己的回憶。一家人、小朋友跟爸爸媽媽在這周圍走,去找一些無形的寶藏。」滾動傀儡另類劇場藝術總監林婷婷介紹道。
相遇了,要如何相處?
偶劇《海盜婆》是滾動傀儡另類劇場與墨西哥的繩索劇團聯合創作,之前曾在國際青年戲劇節和氹仔演出。故事講述獨居路環的「海盜婆」為討好從澳門來訪的孫仔,於是展開了一段尋找寶物的拾荒之旅,途中殺出新搬進來的東南亞裔父女與阿婆爭奪寶物,又遇到污糟邋遢卻忠心勇敢的流浪狗一起冒險。路上的一事一物,喚醒阿婆早已遺忘的童年記憶,彷彿回到祖父輩傳說中的輝煌年代。「(角色)原型的街坊伯伯常會講他們伯爺被認為是海盜的歷史。他們自己應沒經歷過這些年代。他們常常說,我們常常聽,就設計了婆婆也有這種黃金年代的記憶在腦海中。」
進駐路環市區一年多以來,滾動傀儡另類劇場漸漸與這區的居民連成一片,既收集到許多街坊的故事,也同時看到這社區「葡撻」之外的另一面:只有少數老街坊留下,很多年輕一輩已經遷出,只是偶然回來探親,同時外藉居民移入,遊客增加,「雞同鴨講」時有發生。「還有去年開始構思(作品)時有格力犬事件。」當時幾百隻格力犬一度擬被安置於路環市區的老人院旁。「有時吃早餐就會聽到街坊講『而家啲人唔要啲咩就塞曬入嚟』。」「『我舖頭都未有冷氣,啲狗仔就個個箱都有冷氣。』那時他們說一說,又覺得真的好像大家都是看不見的隱形人口。」
「所以抽了一些比較弱勢的人,比較沒甚麼人理,沒甚麼話語權的角色、人口的代表,看看他們可以怎樣相處。」林婷婷說。
「共存」從來是澳門的課題。幾百年前如是,今日亦然。「其實他們(街坊)不是很喜歡人們說他們(先輩)是海盜。因為對他們來說,他們是保家衛國的村民。他們口中的說法是,覺得外國商隊是在搶,放下少少錢就把資源都拿走。他們又唔夠人哋啲槍打,就出計,夜晚就出去船上偷襲。我聽回來就是這樣。」「就覺得本地人和外地人的矛盾那時是咁大,到了現在,不叫做有矛盾,只是大家鄰里之間的關係都不同了,就想不如將以前本地和外地的矛盾,加上現在新的形態,看看本地人和新的鄰里關係可以怎樣相處,所以有了這些人物。」
認識,然後落地生根
劇團為今次的演出設計了四條路線,每條路線都由其中一個角色的生活出發,然後看到角色如何相遇、有何交集。特地將觀眾帶到戶外,除了是展示角色的在地生活,也為了讓觀眾重新發掘這區。
「怎樣可令自己愛這土地多少少?會否是自己有時間和它相處多點?認識多點?」這是林婷婷的思考。「我們在這得到的體驗可以留給一些觀眾,觀眾再花時間和他的家人和小朋友在這裡尋寶一次。如果可以給小朋友製造一些小記憶,『我小時候爸爸媽媽也帶我在這裡行過,我們試過尋寶』,可能和小朋友一起,他們又會多愛自己的地方多一點點。所以很重要的是一個體驗。」
「過程中我們很想留一份禮物給觀眾,就是他們之後可按照這些寶藏地圖,去找他們在路環可找到的寶藏。可能是一個地點,看日落是特別漂亮的,或者是夜晚能看到煙花。」
有時生活缺少的,可能就是花時間走出去,好好看看身邊的地方,和身邊的人聊聊天。生活不容易,即使是最親的人,也總有「雞同鴨講」的時候。今個中秋,在路環,大家可會踏出一步,重新相遇,重新了解這屬於澳門的事和身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