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李登輝兩岸關係興毀繫於一身
  • 李登輝是民進黨的大恩人
  • 侯友宜有自知之明行韜晦之術?
  • 民進黨在階級屬性上已逐漸國民黨化
  • 民進黨在階級屬性上已逐漸國民黨化
  • 化危為機反可凝聚藍營基本盤
  • 民眾黨弄巧反拙或將面臨滅黨危機
  • 民眾黨弄巧反拙或將面臨滅黨危機
  • 國民黨「屋漏偏遇連夜雨」
  • 「雙城論壇」在兩股逆流下頂風而行
  • 李眉蓁斷尾求生,國民黨棄補選保大選
  • 李眉蓁斷尾求生,國民黨棄補選保大選

逆向思考看高雄市長補選

2020-06-23 03:23
  明日就是高雄市長補選一連五天的參選人登記的截止日期。但到昨日為止,只是有十一人領表,而且其中還有人是自網路下載表格;但是自二十日高雄市選委會開始進行接受參選人登記作業以來,仍然是「等嘸人」,藍綠白各黨都還沒有人登記,就連民進黨已經確定提名的陳其邁,也是好整以暇地觀察自己的競爭對手,「謀定而動」。有消息說,陳其邁預計將於二十四日亦即截止日當天進行登記;而國民黨高雄市黨部主委莊啟旺則表示,希望最遲在二十四日中午前完成登記,中常會當天下午的行動會以介紹參選人為主。另外,一直以來憧憬參選市長的親民黨高雄市議員吳益政則表示,會密切關注國民黨參選人,如果國民黨提不出優質參選人,自己不排除以無黨籍登記參選,希望有機會整合藍、白兩黨,讓高雄擺脫政黨束縛。
  如果說,國民黨是因為至今仍然未能決定參選人,而還在「等」的話,那麼,已經具有被提名身份的陳其邁,就是擺出一副「勝券在手」因而不急待姿態了。持平而論,陳其邁之所以還是那麼「輕敵」,當然一方面是拜「總統」大選及「罷韓」後,高雄市又回复「綠油油」的大形勢所賜,另一方面則是國民黨因為「投鼠忌器」,在「罷免案」投票前,擔心會造成「自認為罷免案投票必輸」的印象,影響國民黨及其支持者的士氣,而沒有動員具有戰力的「大咖」將其戶籍遷移到高雄市,從而錯失了高雄市長補選的參選權。因而國民黨只好「變陣」,改為採取「在地」、「年輕」兩大甄選標準。既然如此,與陳其邁的政治資歷及實力相比,當然是不成正比,因而高雄市長補選將會是一場「超限戰」。就此而言,陳其邁今次的「輕敵」,是輕得有所恃,而不會重蹈一年多前「輕視」韓國瑜的覆轍。其好整以暇的態度,也就是當作對當時自己慘遭滑鐵盧的補償。
  但越是「淡定」,卻就將越是會容易陰溝裡翻船。如果是在二十四日的最後一刻才以「王者歸來」的姿態前往登記,如果遇到突發意外,包括下班時間道路擠塞,刮風打雨,甚至汽車爆胎…等,趕不及在截止時間之前趕到高雄市選委會,而被拒於門外,就將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了。實際上,在去年「總統」大選前,「中選會」受理申請為「總統」、「副總統」選舉被連署人的最後一天,原本說不會去「中選會」登記連署的柯文哲,卻意外在下午五時三十分出現在「中選會」門口,就是因為有支持者衝去「中選會」打算為柯文哲「代登記」,甚至就連現金也準備好了,而柯文哲的父母也到了現場。如果不是因為已經過了五時三十分的截止時間,說不好柯文哲在此大陣仗之下,半推半就地「被動式」地進行被連署人登記,但終是錯過了登記時間。
  國民黨由於「大咖」未能將戶籍遷到高雄市,因而變陣,推出「在地」、「年輕」的參選主軸,這是錯有錯著——是應該大力培養年輕人了。實際上,國民黨之所以衰落,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斷層」,忽略培養年輕人。試看民進黨,壯、中、青各個年齡階的人才配置都比較合理,因而不會有「斷層」之虞。而且青年人不管輸贏,選了再說,以取得經驗及經歷淬煉。但在國民黨,除了是受大環境制肘之外,其本身也不重視年輕人。即使是有那麼幾個鳳毛麟角的年輕人,也是「珍惜羽毛」,不敢出戰,蔣萬安就是一例。就連「大咖」也有這種心理,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全黨都對朱立倫主席寄以重望,但他卻擔心會折損羽毛,私下與王金平作交易,希望王金平能為他抵擋。但王金平只是願意以徵召方式出戰,希望不搞黨內初選,因而朱立倫就設計了「防磚」初選民調「門檻」,計劃在洪秀柱跨不過「門檻」後,就徵召王金平。詎料洪秀柱跨過了「門檻」獲得提名,並已經獲得「全代會」「背書,後來卻又以洪秀柱民調低為由實施「換柱」,而搞得一團糟。再加上朱立倫在「換柱」後還是要「掛帥」出征,卻因此而慘敗,而使得他個人的威望也從此走下坡路。如果當初不是這樣,可能還是國民黨的希望,甚至還可有一搏的機會。
  但現在國民黨畢竟是太弱了。不過,仍然有高雄市議員李雅靜、黃紹庭表態願意出來打這場「不可能會贏」的選戰。他們已經不是以當選為目標,而是尋求鍛煉機會,而且更重要的是,要讓自己的「犧牲打」,保住國民黨在高雄市的基本盤,其精神難能可貴。
  奇怪的是,國民黨中央一方面說是「在地」、「年輕」,另一方面卻另做打算,而且是走兩個極端。在「在地」方面,要找知名度較高者,但並不年輕。實際上,外傳江啟臣主席曾徵詢、勸進有「換肝之父」稱號的長庚醫院名譽院長陳肇隆出馬角逐市長補選,但陳肇隆第一時間已婉拒,而黨中央目前仍不放棄從各管道勸進他參選。另外,也曾一度傳出要找侯友宜的哥哥侯明鋒,代表國民黨參加高雄市長補選。但他已經卸任高雄醫院的院長,可見並不符合「年輕」的指標。不過,此二人除了都是名醫之外,還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時,朱立倫曾考慮邀請陳肇隆擔任副手;而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前,有意參選的郭台銘也曾徵詢侯明鋒當其副手的意願。
  在「年輕」方面,國民黨卻幾位有意出戰的高雄市議員視而不見,卻要另找知名度較高者。但卻不符「在地」原則,如前主播沈春華的戶籍在台北市,黨副秘書長柯志恩的戶籍在新北市。至於有「北漂最美主持人」之稱的李明璇,確實是完全符合「在地」加「年輕」的優勢,但她僅二十七歲,不符合直轄市長須年滿三十歲的規定。
  於是,又有人提出,國民黨不如不推派人參選,讓陳其邁「唱獨腳戲」。其實,此舉等於「投降」,因為即使是國民黨不參選,也有其他人將會參選,雖然明知是必輸,也是「花錢賺吆喝」,提高知名度。何況,即使是退一步,不派人參選,在社會效應上確是有「羞辱陳其邁」的效果,但卻理論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國民黨在高雄市的基本盤就可能會鬆散、流失。
  其實,倘是逆向思考,雖然國民黨確實是難以會有贏的機會,就讓高雄市議員出來試下水溫也無妨。一方面,就讓其人得到鍛煉機會,——初選就能當選者固然是有,但更多的是屢敗屢選之後才當選,就連當今的「人氣王」蔡英文,也是敗選過後才當選的。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由當選機率不高者來挑戰陳其邁,就將能收到降低選情之效,選民們的投票意欲不高,造成陳其邁的選票數,不但無法跨過蔡英文參選「總統」時在高雄市的一百零九萬票,也低於「罷韓案」的九十三萬的選票,甚至還低於陳其邁本人在「九合一」選舉,參選高雄市長的七十四萬票。那就是對陳其邁的「羞辱」,使其出任高雄市長的正當性和合理性大為降低。日後國民黨籍的高雄市議員在市政總質詢中,就可緊緊把握此議題,實行窮追猛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