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李登輝兩岸關係興毀繫於一身
  • 李登輝是民進黨的大恩人
  • 侯友宜有自知之明行韜晦之術?
  • 民進黨在階級屬性上已逐漸國民黨化
  • 民進黨在階級屬性上已逐漸國民黨化
  • 化危為機反可凝聚藍營基本盤
  • 民眾黨弄巧反拙或將面臨滅黨危機
  • 民眾黨弄巧反拙或將面臨滅黨危機
  • 國民黨「屋漏偏遇連夜雨」
  • 「雙城論壇」在兩股逆流下頂風而行
  • 李眉蓁斷尾求生,國民黨棄補選保大選
  • 李眉蓁斷尾求生,國民黨棄補選保大選

撿了芝蔴掉了西瓜的虧本賣買

2020-07-04 03:53
  台灣媒體將台灣當局與索馬里蘭互設「代表處」一事,形容為「大內宣」,看來頗為貼切。因為此事發生在「五二零」之前,當時台灣政媒兩界進行的各種民調,都指向吳釗燮是最應當撤換的「內閣部長」,因為在他的手中,僅有兩年多的時間就接連丟了五個「邦交國」,創下了新紀錄。因此,他必須「堤外損失堤內補」地做出一些成績,來掩飾自己的失誤。幸得他得到蔡英文的理解和信任,而且也認為這是大環境使然,吳釗燮是「非戰之罪」,因而並沒有撤換他的意思。
  這也就是為何在簽署協議之後,一直秘而不宣,直到索馬里蘭的媒體報導之後,在台灣媒體的詢問之下才予以證實並正式發表的原因了。因為吳釗燮被「拔官」的危機已過,沒有籍此進行「大內宣」的必要了。畢竟,與索馬里蘭這樣的「國際棄兒」發展關係,並不是什麼值得喜慶之事。但既然已經被台灣媒體詢問,也就姑且當作「喜事」來辦,由吳釗燮親自出馬宣布,並聲稱是「外交大突破」。
  其實,索馬里蘭與台灣當局的國際處境差不多,同樣擁有三權分立的「政府」及軍隊,也同樣簽發「護照」,但卻也同樣缺少依照國際公法對「國家定義四要素」最重要的一個要素:主權。而且,索馬里蘭宣布「獨立」已經三十年了,也已進行過三次總統選舉,並曾經舉辦過多次有關國家定位的「公投」。但至今仍未能獲聯合國承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與其建交。其處境,比台灣當局更慘,因為台灣當局畢竟還有十五個「邦交國」。因此,即使是「大內宣」,也是「內」到最小的範圍之內,只有最高層的幾個人知悉。直到索馬里蘭媒體報導,不能再「捂」後,才「羞事當作喜事辦」地進行名副其實的「大內宣」。
  但正因為索馬里蘭只是「獨立政治實體」,不是正式的國家,因而不採雙方發展關係不是採用「建交」的方式,亦即沒有互設「大使館」、「總領事館」,而是互設「代表處」,而且還是使用「台灣」的稱謂,而不是「中華民國」。實際上,在台灣當局的「外交」制度中,與「邦交國」的關係是互派「大使」,互設「使領館」,並使用「中華民國」的稱謂。而與「非邦交國」的關係,駐外代表機構依其任務性質及業務區域,分為「代表處」及「辦事處兩類。凡是以一國為業務區域者,設「代表處」,其地位相當於「大使館」;以一國中的某一地區為業務區域者,設「辦事處」,其地位相當於「總領事館」或「領事館」。因此,既然不是「建交,也就不採用「大使館」的模式,而是「非邦交國」的「代表處」模式。
  這就「有辣有唔辣」。「捂辣」的是,正因為不是「建交」,而不能使用「中華民國」,而只能使用「台灣」。「辣」的是,在使用「台灣」的稱謂後,可以「測水溫」,倘沒有激烈反應,就逐步推廣開來,最後完成從「中華民國」過渡到「台灣」的全過程。
  當然,台灣當局在「鳥不拉屎」的索馬里蘭設處,還是有其「戰略部署」的。因為索馬里蘭與埃塞俄比亞的地緣接近而且關係良好,而非洲聯盟的總部就設在埃塞俄比亞的首都阿迪斯阿貝巴,或許台灣可將駐索馬里蘭「代表處」當作打進非洲聯盟的「敲門磚」,逐步發展成駐非盟「代表處」,再結合非洲各地的台商會和其他民間團體,重新找回台灣在非洲的影響力。
  但是,台灣當局要實現這個「宏偉計劃」,相當困難。主要是因為索馬里蘭根本就不是非洲聯盟的會員,甚至連觀察員的身分都沒有,因為絕大多數非洲國家完全忽視索馬里蘭的存在,不但不承認他是個國家,甚至不願意去碰觸這個議題,在每年的高峰會上,幾乎從未討論過索馬里蘭的問題。尤其是在有多個類似索馬里蘭的問題,包括南蘇丹、西撒拉威也在尋求獨立的情況下,非洲聯盟不希望非洲走向分離主義、內戰頻仍的巴爾幹之路,所以一直對索馬里蘭採取冷處理、息事寧人的態度。
  另外一個可能的原因,就是索馬里蘭與吉布提是鄰國。由於索馬里的海盜活動猖獗,聯合國安理會於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通過第一八三八號决議,呼籲關心海上活動安全的國家積極參與打擊索馬里海盜的行動,並鼓勵相關國家和國際組織建立合作機制,作爲打擊海盜行爲的共同聯絡點;呼籲建立打擊索馬里海盜區域中心,以便協調信息情報,加强區域國家調查、起訴海盜罪行能力建設。
  於是,美國、法國和日本都派出軍艦參與打擊索馬里海盜的行動,並在吉布提設立海軍基地。中國人民解放軍也在吉布提建立自己的目前海外唯一的軍事基地(對外稱為保障基地)。這是美國心中的一根「刺」,但因為得到聯合國授權,又不敢有所造次。
  因此,台灣當局在索馬里蘭設處,就可以此為掩護,派出電子監聽部隊,對解放軍軍艦進行監聽,並提供給美國在吉布提的海軍基地。不管這是台灣當局的主動作為,還是美國對台灣當局的要求,都將會對未來台美關係發展有利。
  實際上,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中央情報局就以「西方公司」的名義,與台灣當局空軍合作,由台灣空軍飛行員駕駛美國的U二型高空偵查機,飛到中國西部的核試驗基地進行偵查。現在可能是「重溫舊夢」。
  但將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首先是將會激怒索馬里。要知道,索馬里是中國的「老鐵」,而一九七一年聯合國通過對恢復中國的合法地位的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索馬里就是提出提案的「帶頭大哥」之一。而因為索馬里蘭是從索馬里分裂出去,因而索馬里對「索獨」的仇恨程度,絕對不低於中國對「台獨」。這也正是非洲各國都不敢承認索馬里蘭的主要原因,是不敢得罪生命力也。
  次,是得罪整個非洲。因為非洲大陸上有著許多不同族群並存著,都是以自治團體的形式運作,尋求「獨立」。這是非洲國家極為警覺的,這也是全部非洲國家都拒絕承認索馬里蘭的另一個主要原因。以追求「台獨」為黨綱的民進黨當局,與索馬里蘭「同病相憐」並「抱團取暖」,當然會如同討厭索馬里蘭那樣地討厭台灣當局。
  本來,剛從殖民者手中解放出來的非洲各國,民主制度還不是那麼成熟,極為容易在選舉中發生政黨輪替。既然有執政黨,就有在野黨,而且在野黨隨時會透過選舉成為執政黨。因此,會有某些政黨在處於在野地位時,與台灣當局進行聯繫,一旦政黨輪替就與台灣當局「建交」,反之亦然。這也是在過去非洲一些國家頻繁在台灣海峽兩邊搖擺的原因之一。但在台灣當局在索馬里蘭設處之後,由於整個非洲都討厭索馬里蘭的原因,台灣當局今後就將再也難以唱這支「歌仔」了。
  這就將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的虧本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