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蔡政府為何阻擋陸生赴台就讀?
  • 阿扎上演「抗中秀」擺了蔡政府一道
  • 屏東蘇家從此在政壇上消失?
  • 請君入甕台灣會否成為美國附庸?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特朗普大打「台灣牌」旨在逼北京出手
  • 蔡英文籍弊案「吃小虧佔大便宜」?
  • 今日月旦李登輝,只緣黑金又重來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李登輝兩岸關係興毀繫於一身

侯友宜有自知之明行韜晦之術?

2020-07-29 03:41
  李眉蓁涉嫌碩士論文抄襲事件,再次暴露國民黨「後繼無人」的問題。實際上,在國民黨確定高雄市長補選提名人選的過程中,由於受各種主客觀原因限制,其中包括本來具有戰力可以南下參戰的「大咖」,因為擔心將會被視為對韓國瑜所面臨的「罷免案」缺乏信心,而沒有在規定的期限將其戶籍遷移到高雄市,導致國民黨無人可用,因而只好打出「年輕,在地」等旗號,「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找了個年輕的「廖化」李眉蓁參戰,不求當選,只求能夠保住國民黨在高雄市的基本盤。
  其實,國民黨曾經人才鼎盛,撇開跟隨蔣介石撤退到台灣的文武百將不說,就說是蔣經國的晚年,就努力推動「崔苔青(催台青)」策略,培養提拔了大量人才,曾經叱吒風雲,各領風騷。似乎是到了馬英九時期,可能是一方面採用「從鏡子裡找人」的用人方式,要求人才都必須相似自己,導致人才來源狹窄;另一方面或許帶有「武大郎開店」的狹隘妒才心理,凡是比自己優秀的人才都不用,因而令到國民黨開始出現「人才斷層」的現象。
  面對未來,國民黨除了是「立委」和縣市長之選舉,還有一些可用之才之外,在二零二四年的「總統」大選,缺乏可以出戰尤其是能夠奪回大位的將才。本來是最具條件的朱立倫,繼在二零一六年先是怯戰避戰,後又「換柱」並倉皇出戰,毀了自己的形象及戰力之後,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前的國民黨黨內初選中,一方面是被私心自用的吳敦義「玩死」,另一方面自己也繼續愛惜羽毛,而未能展現「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霸氣,等於是「再衰而竭」,看來在二零二四年也將會是「沒戲」,自己毀了自己。江啟臣在這幾個月的表現,已讓人們認定並非是可造之才。韓國瑜雖然仍有餘勇可賈,但其個人的作風品格並非是「坐龍椅」的資質。馬英九即使是有意「梅開二度」,可能也不受待見。王金平已是「頗廉老矣」,不能「飯否」。
  難度在二零二四年的「總統」大選中,國民黨也像高雄市長補選那樣,隨便推出一位人選,只求保住國民黨的基本盤,不求當選乎?這就難怪,許多人都對國民黨的未來前景悲觀。也正是在此「車到山前疑無路」之際,卻突然豁然開朗,「柳暗花明又一村」,新北市長侯友宜,受到不少人的注意,甚至被私底下認定是國民黨唯一可以出戰「二零二四」並有機會能贏得人。
  實際上,最近的幾分民調,侯友宜都名居榜首。其中東森新聞雲民調中心進行的民調,以年滿二十歲的民眾作為調查對象,讓他們在台灣地區目前最有知名度以及影響力的三十五個政治人物名單中選出十個,依據挑選次數進行排名。結果顯示,新北市長侯友宜排名第一,他被認爲是「橫跨藍綠的非傳統國民黨政治人物」;「副總統」賴清德列第二,是綠營接班的有力競爭者;「衛生福利部部長」陳時中因防疫排名第三,現正投入高雄市長補選的陳其邁排第四,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因財經專業突出排名第五。第六到第十名依次爲桃園市長鄭文燦、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台北市長柯文哲、「交通部長」林佳龍以及民進党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吳怡農。若以政黨來劃分,藍綠比例爲三比六,柯文哲是唯一一個以「白色力量」擠進排行榜的政治人物。現任國民黨主席江啓臣排名第十五,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排名第十九。
  而《美麗島電子報》公布的最新民調,則就新北市民對「五位政治人物好感度」進行調查,結果是侯友宜百分之七十六點七、陳時中百分之六十六點八、蘇貞昌百分之三十八點八、蘇巧慧百分之二十一點二、韓國瑜百分之十八點四。至於新北市長適任度,民調結果依序為侯友宜百分之八十二點四、陳時中百分之三十六點八、蘇巧慧百分之十二、韓國瑜百分之十點九。因而有媒體驚呼,以現在的態勢看來,侯友宜時代的國民黨快來了。
  實際上,就連民進黨籍的《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也直言,侯友宜已然是國民黨的救世主。他在政論節目《關鍵時刻》上指出,如果侯友宜在「二零二二年沒有犯錯的話,一定會連任成功,民進黨內沒人可挑戰他。所以民進党有高層人士私下和他聯繫,看到這民調就發現侯友宜是民進黨二零二四年「最麻煩」的一件事情,只要這個民調擋不住,侯友宜就會一路上去,民進党如何擋住侯友宜?吳子嘉更表示,侯友宜之所以能得到這麽多選民認同,就是因爲他不像國民黨,甚至連綠營或是民衆党的支持者都支持他,所以台北市長柯文哲搞不過他。吳子嘉直言,侯友宜必然是國民黨的救世主,民進黨是不會放過他的,絕對現在就開始鎖定侯友宜。
  正因為如此,侯友宜深諳「木秀於林,風之摧之」的道理,因而一直低調地「夾著尾巴做人」。不但是避免在社會上過於張揚,而且也與國民黨中央保持距離,雖然掛著黨籍卻走自己的路做孤鳥。昨日他在受訪時直言,「誰說我一定要連任」,強調長期在第一線工作,明天身在何方都不知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握當下,如果一直想連任,就會有選票的壓力。侯友宜還表示,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事情做好,永遠不會去想未來一定要做什麼工作,把握當下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一直想要連任,一定會有選票的壓力,事情做好才重要,完全不要考慮政治和選舉的問題。
  但仍然有人將他那句「誰說我一定要連任」,解讀為「可以直攻大位」。因此,侯友宜可能將會更為韜晦,盡量收斂自己,避免成為「眾矢之的」,「槍打出頭鳥」。
  其實,侯友宜目前最大的危機,並非是在社會上,而是在國民黨內。因為他背負著「藍皮綠骨的「原罪」,可能無法獲得國民黨內深藍黨員的接受和支持。尤其是二零零四年發生發生「兩顆子彈案」,時任「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局長的侯友宜率隊調查,在當時的政治氛圍下,調查結果當然是泛藍群眾不接受,並指責侯友宜袒護「自導自演」的陳水扁。而後來陳水扁將當時僅四十餘歲的侯友宜提拔為「警政署長」,是歷來最年輕的「警政署長」,硬生生地擠走了任職期內整頓台灣治安做出成績的「非我綠類」謝銀黨。因此,台灣政界和媒體都普遍將此視為陳水扁的賞賜,將他歸類為「泛綠」。
  也正因為如此,二零零八年馬英九一就任「總統」,就將他調任中央警察大學校長,而將自己的親信王琸中接任「警政署長」。顯見,馬英九是不信任侯友宜的。到了二零一八年「九合一」選舉前,國民黨進行新北市長初選時,就更是黨內「深藍」質疑侯友宜是「藍皮綠骨」了。
  因此,侯友宜如果真的有意參與「二零二四」,或是在風口浪尖中被動地捲到「二零二四」,他就必須「側著身子作戰」,在正面反擊民進黨的截殺的同時,還需提防背後自己人射來的暗箭。這也正是侯友宜「低調」的原因及策略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