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蔡政府為何阻擋陸生赴台就讀?
  • 阿扎上演「抗中秀」擺了蔡政府一道
  • 屏東蘇家從此在政壇上消失?
  • 請君入甕台灣會否成為美國附庸?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特朗普大打「台灣牌」旨在逼北京出手
  • 蔡英文籍弊案「吃小虧佔大便宜」?
  • 今日月旦李登輝,只緣黑金又重來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李登輝兩岸關係興毀繫於一身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2020-08-10 03:27
  由李登輝引薦步入政壇的蔡英文,充分利用李登輝的殘餘價值,大搞李登輝「喪禮外交」,召來國際上一些政客到台灣致祭,而且還要在個別政客抵台的日期玩弄花樣。比如,在得悉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部長阿扎定於昨日訪問台灣之後,就與日本方面商討,前首相森喜朗率領日本國會跨黨派議員赴台追思李登輝的日期,也安排在昨日,其包機與阿扎的專機,僅相隔兩個小時相繼降落於台北松山機場,以求形成「加疊效應」。
  阿扎訪台,是《台灣旅行法》頒布後首位訪台的美國內閣官員,也是自一九七九年台美「斷交」之後,訪台的最高級內閣官員。雖然他所主管的業務主要是屬於專業行政技術層面,不如國務卿、國家安全顧問那樣具有強烈的政治性,也不若商務部長、財政部長那樣的具有強烈的中美貿易戰的針對性,但同樣也是配合特朗普的搶救選情,而針對中國的政治行為。實際上,阿扎在出發之前,就聲稱因為中國阻止台灣當局出席世界衛生大會,因而他就「移船就磡」,親到台北向蔡政府肯定及請教抗疫經驗。這番話,一方面是要為自己未能兌現承諾,將台灣當局塞進世界衛生大會而當面安撫台灣當局,另一方面也是要掩飾自己在世界衛生組織喪失話語權的宭境。為了在繼續「甩鍋」的同時而「補鍋」,據說將於今日與蔡政府的「衛福部長」陳時中簽署「合作備忘錄」,合作內容括醫衛、物資交流等範疇,並結成在公共衛生領域的戰略伙伴。
  事情就這麼簡單嗎?從美國在台協會(AIT)日前發布阿扎即將訪台的訊息中,以相當的篇幅强調阿札是「代表美國總統特朗普」,及阿札搭乘的竟是機尾漆有美國國旗,有「空中辦公室」之稱的空軍C-40B行政專機來看,是特朗普要籍著阿扎此行,不但是在形式上而且更是要在實質上提升與台灣當局的關係,目的是要在自己的選情危急之下,以挑釁中國,刺激中國激烈反擊,抬升緊張局勢,來達到催使自己的選情敗部復活之目的。因此,寄望於「招數」越「辣」,就越能牽著北京的鼻子走,跟隨其指揮棒起舞。
  實際上,就在預定阿扎抵達台北的昨日,日本《產經新聞》就以斗大標題「美國衛生部長訪台,將與蔡英文會談 討論成立新WHO」,報導指阿札代表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台,與蔡英文、陳時中展開會談,針對新冠肺炎防疫工作交換意見,並討論透過建立一個新的國際組織來取代世界衛生組織(WHO),以應對台灣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之外,及美國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的事態。美國認為,「現在的WHO在中國影響下已經不能信任,所以想尋找並集結理念相同的國家成立新組織,由美國來擔任號召的角色。」  
  這就將證實本欄日前的分析,倘美國牽頭另行成立一個公共衛生領域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必將會提台灣一把,使其成為具有全面資格的正式成員,而且還是創始會員體。
  這究竟是延續今年五月間的話題,繼續「炒冷飯」,還是有新的部署意向?這要看今日阿扎與蔡英文及陳時中會面時的談話內容,才能作出分析研判。但特朗普要在退出世界衛生組織之後,成立一個新的在公共衛生領域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並將會把台灣當局拉進去,倒是符合他的性格作風。
  實際上,特朗普的性格反覆無常,而且自相矛盾。一方面,奉行孤立主義,反對全球化,熱衷於「退群」,先後退出多個政府間國際組織和國際雙邊及多邊條約,逃避對國際事務的義務和責任,自把自為;另一方面,卻又在要在「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之下,到處插手國際事務,要做全世界的「頭」。不但插手世界貿易組織秘書長的選舉,非要選出令他滿意甚至是美籍的人選不可,還發動國際盟友圍剿中國。在世界衛生組織問題上,以其秘書長譚德塞親近中國為由,並為自己出錢最多,有最多的研究機構及人員協助世界衛生組織的工作,卻拿不到世界衛生組織的話語權,「太吃虧了」,因而要退出,其實潛意識是世界衛生組織應當聽從華盛頓的指揮。因此,在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的同時,就一直在策劃成立新的在公共衛生領域的政府間國際組織。
  但是,美國在已經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並於明年七月生效之後,卻又想主導世界衛生組織改革,利用自己在九月擔任七國集團輪值主席的機會,即美國總統大選前的兩個月,發布一份全面改革世界衛生組織的共同綱領。這導致德國和法國強烈不滿,他們認為既然美國已經宣布退出該組織,因而美國就不應主導與世界衛生組織有關的談判。因此,德國和法國都於八月七日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改革談判,以示抗議。此舉對特朗普來說,是一個重大挫折,也將使得阿扎今日與蔡英文會面所達成的任何協議,大為失色。
  其實,特朗普即使是要另行成立一個在公共衛生領域的新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也只能是「紙上談兵」、「話梅止渴」。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將會得不到聯合國的承認,當然更不會成為聯合國屬下的專門機構。因而具有聯合國會籍的世界衛生組織的成員體,將不會參與,尤其是聯合國安理會常務理事國(除美國之外)的成員。而正在積極運作要成為安理會常務理事國的德國和日本,就更是「瓜田李下」「投鼠忌器」,而避之則吉。何況,德國近年一直不服氣美國,歐盟的其他一些國家,也對特朗普胡亂揮舞「神經刀」瘋狂提升關稅,頗為厭煩,不願跟隨其指揮棒起舞。這些國家在國際事務上,以及國際衛生領域的事務上的影響力,是其他國家無可比擬的。這樣,特朗普搭建的「新平台」,就將不啻是一個「野雞國際組織」,缺乏權威性和公信力。
  實際上,現在普通的政府間甚至是非政府間的國際組織,在全世界多如牛皮,有數萬個之多,並不具公權力。即使是在公共衛生領域,也有不少,但大多不是政府間國際組織。其中有一些組織,雖然也在國際公共衛生領域發揮著重大的作用,如紅十字會、無國界醫生組織、蓋茨基金會、救助兒童會、國際樂施會、凱爾國際、世界宣明會等,都成為全球危機治理必不可少的社會基礎,在,戰爭、灾難、貧困、饑餓等公共危機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補充了國家、市場失靈而導致的不足,當然也填補了世界衛生組織在某些領域力所不逮而留下的「空白」,但卻都不是政府間國際組織。這與台灣當局「參與國際組織活動」的訴求相比,則是相距甚遠。台灣當局即使是被邀請參與,以其要成為「正常國家」的訴求標準相比,只能是大幅「貶低」台灣當局的「國際地位」。只不過是「自嗨」而已,從而距離「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目標越來越遠。
  而且,特朗普的競選對手,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已經宣布,若成功當選,將於任期第一天讓美國重返世界衛生組織。現在拜登的民調高於特朗普,這也正是特朗普慌了神,「神經刀」揮舞得更無章法的重要原因。雖然現在尚未知「鹿死誰手」,但倘萬一是拜登當選,阿扎今日與蔡英文達成的任何協議,都將是一張廢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