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再響「平地一聲雷」對國民黨凶吉難料
  • 再響「平地一聲雷」對國民黨凶吉難料
  •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有幾個怪現象
  • 綠黨「修憲公投」只能是一枕黃梁美夢
  • 美對台海政策正悄然進行重大調整
  • 民進黨當局繼續對拜登大不敬
  • 軍機巡航台海周邊功能強大及多元
  • 部桃醫院疫情將影響鄭文燦仕途?
  • 罷捷倘成功就是民進黨中央「惹的禍」
  • 韓國瑜復出傳言的心理投射並牽動大勢
  • 台當局宜藉拜登就職借坡下驢
  • 為何蔡英文表態力挺黃捷?
  • 台當局應從如同過山車經歷中清醒了
  • 新形勢下對台工作有新對策新任務
  • 同是罷免案,黃捷與王浩宇有何不同?
  • 罷免案無論是否通過都具有正面意義
  • 罷免案無論是否通過都具有正面意義
  • 吳怡農主攻「立委」是除笨有精
  • 蓬佩奧最後猖狂一跳摔了大跤
  • 返還威權沒收財產提案是把雙面刃

蓬佩奧最後猖狂一跳摔了大跤

2021-01-14 03:22
  即將落台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最後猖狂一跳」,竟然失足摔了一個大跤。昨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歐塔加斯宣布,由於接下來八天內要完成平穩有序的政權交接,因此取消原訂本周所有的出訪計劃,也包括蓬佩奧的歐洲行在內。與之相應的,原定於十三至十五日訪問台灣地區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也確定無法啟程。
  蓬佩奧原定於十三日至十四日訪問比利時及在此設置總部的歐盟,還有盧森堡。此趟歐洲之行原本將是蓬佩奧卸任前的最後一次出訪,但行程公布僅十八小時就遭取消。而在台灣方面,正當台灣當局「外交部」發出採訪通知沒多久,中央社也在華盛頓發出克拉夫特的訪台行臨時喊「卡」的消息。
  而香港《南華早報》記者丘吉爾隨即在推特發文稱,克拉夫特乘坐的是美國務院官員出訪時通常都會搭乘的C-40B客機,代號為Venus30。這架客機於當地時間一月十二日十二時十分起飛,途經新澤西州大西洋城上空時卻滯空徘徊,最後折返華盛頓,於當日十五時五十七分降落,飛行時間總長三小時四十七分。丘吉爾還在推文中問道:「是否當在這架飛機還在空中的時候,美國國務院取消了克拉夫特的訪台計劃?」但台灣消息人士隨後否認他的猜測,稱克拉夫特在啟程前就已被告知行程有變,美國在對外發布消息前預先告知了台灣。此外,有媒體推測,通常從華盛頓飛往台灣最快的路徑是往西飛,經太平洋抵達台灣,該班機卻往東飛,可能是因為機上不只有克拉夫特的參訪團,還有去其他地點的其他美國國務院官員。
  以「要完成平穩有序的政權交接」這個理由來解釋中止蓬佩奧的訪歐之行及克拉夫特的訪台之行,極為牽強,但這也是能夠為蓬佩奧被賜以「閉門羹」作「遮羞布」的唯一「合理理由」而已。實際上,據美國媒體報導,蓬佩奧原計劃先在布魯塞爾會見歐盟主要領導人和歐盟負責外交事務的最高官員,然後去盧森堡會見外相阿瑟博恩。但是蓬佩奧旅行計劃首先在盧森堡遭遇問題。盧森堡官員不願意給蓬佩奧安排任何會見。盧森堡外交部證實原先是有蓬佩奧的訪問行程,但是現在取消了。但盧森堡方面不原意說明原因。不過,自從一月六日特朗普的支持者衝擊美國國會,發動暴亂,造成包括警察在內五人死亡之後,盧森堡外相阿瑟博恩在媒體上把特朗普稱作政治狂熱分子和罪犯。而蓬佩奧是特朗普的親密盟友,因而盧森堡也把蓬佩奧視為不受歡迎人士,當然給其賜以「閉門羹」。
  緊接著在布魯塞爾這邊,歐盟也不安排與蓬佩奧的會面,北約也不安排與任何蓬佩奧相關的公開行程。蓬佩奧原來準備在星期三晚間在北約秘書長斯拖爾滕貝格的住宅共進私人晚餐,然後與北約盟友比利時外相會面。但這些活動全部取消。美國國務院在解釋蓬佩奧取消歐洲之行時沒有提到歐洲方面拒絕會見蓬佩奧的細節,只是說,取消行程是爲了準備拜登在一月二十日就任前的交接工作。但是直到最近,蓬佩奧都沒有肯定地表態承認拜登在總統選舉中勝選,甚至還曾經聲稱,特朗普將於一月二十日開始其第二個總統任期。這些言行看在崇尚民主法制的歐盟領導人的眼中,簡直就是踐踏西方的「普世價值」。因此,歐盟沒有必要為這個「政治瘋子」「背書」。
  實際上,即使是特朗普的各種外交政策作為,歐盟的官員們早就看不過眼,甚至有所結怨。蓬佩奧是特朗普的親信及政策忠實執行者,積極執行特朗普各項不符合歐盟各國利益的外交政策,歐盟各國早就厭惡至極。在還是特朗普的任期內,歐盟各國只能是「暗啞抵」;而現在特朗普和蓬佩奧都已即將下台了,又何必為其錯誤政策「埋單」。而且蓬佩奧此行之目的,是在眼見國會正在發動第二次彈劾特朗普,要徹底摧毀其四年後捲土重來的政治資本,共和黨人也紛紛棄離之際,共和黨四年後的參加總統大選的人選,除了現任副總統彭斯之外,蓬佩奧自忖也將會有機會,因而其此行顯然是為了自己挪火煮食,撈取政治資本,並非是為了促進歐盟與美國的關係,有利於和平進步。既然如此,歐盟領袖和盧森堡外相見他等於是為其「背書」。這就不如不見,見了也沒有好話可說。
  在蓬佩奧訪歐之行被賜以「閉門羹」之下,如果克拉夫特仍然按照原定計劃訪問台灣地區,就將更為凸顯蓬佩奧的難堪,因而就決定連帶她的台灣之行也喊「卡」,而且還擴延到取消國務院所有關於原訂本周所有的出訪計劃。這張「遮羞布」也端的是夠大了。
  當然,可能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就是拜登已經提名的國務卿候選人布林肯,及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格林菲爾德,已經以接管職權的名義,提前間接介入國務院的運作。而國務院的傳統外交官僚,基本上都是遵循四年前歷任總統所奉行的涉台政策,亦即以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及美方單方制定的所謂《台灣關係法》,還有所謂「六項保證」為圭梟,輔以較為模糊的措施。雖然在意識形態上仍然與中國有較大分歧,並支持台灣地區的民主政治,但卻反對台灣當局進行「台獨」分裂活動,主張兩岸以和平談判解決分歧。因而根本難以適應特朗普及蓬佩奧明顯超越上述契約文件的精神的涉台政策,因而不願為即將離職的蓬佩奧「背書」,並願意配合將會回歸傳統的布林肯接管國務院,而布林肯更是籍此暗中向蓬佩奧施加壓力,也讓其外訪計劃執行並不順利。
  其實,在蓬佩奧和克拉夫特原定計劃外訪啟程之日,其任期只剩下最後八天,在十二月二十日中午拜登宣誓就任美國總統後,雖然其接任人布林肯和格林菲爾德,仍然需要經過國會同意的程序,他們還需留在原崗位等待交班,但已經不能再執行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尤其是涉台政策,因而從現在起,只是「看守官員」。而蓬佩奧所做的一切,雖然也是忠實執行特朗普的反共抗華總政策,但其實更是為自己利益考量,並非是國家既定政策。國務院的外交技術官僚們,何必「陪佢癲」。
  在「內外交困」下,蓬佩奧和克拉夫特的外訪將會都被迫終止,蓬佩奧的「最後猖狂一跳」也就摔了一個大跤。
  至於克拉夫特,也是即將離任的人。她即使是對台灣當局作出多少承諾,都是畫餅充飢,本來就不值得炫耀。現在更讓民進黨當局尷尬的是,民進黨當局已經為接待她做足了準備的,包括蔡英文與之會面及設宴款待,也包括「外交部長」的會晤;另外,陳時中也比照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訪台給予防疫入境禮遇。但這些,都白費功夫了。民進黨當局繼去年底環保署長惠勒取消訪台後,再被美國擺了一道。
  這讓一些頭痛發熱的民進黨人氣急敗壞,如陳亭妃就指著國民黨必須負責任。這個邏輯有點莫名其妙,也更佐證了陳亭妃向來的語無倫次。如果國民黨真的有那麼大的影響力,早就可以勸令美國將萊豬收回去了。
  其實,在客觀上,克拉夫特取消訪台是幫了民進黨當局的一個大忙。事實上,民進黨當局對此是既喜又憂的。喜的是,可以提高自己的地位,並以此作為反擊國民黨的「武器」;而憂的是,卻又擔心將會得罪拜登,此後民進黨當局與拜登政府的關係生罅。因此,克拉夫特取消訪台,等於是為民進黨當局解了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