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偉龍公屋「受唔受得起」自己諗? 蘇嘉豪︰要想清楚的是政府而非市民
  • 偉龍地段勉強建公屋只會製造矛盾 城規師促政府臨崖勒馬撥亂反正
  • 梁慶記仙姐:即使冇生意 見下街坊打下招呼都開心
  • 老店怎傳承?商界人士籲政府協助尋傳承者
  • 船藝文化在澳門 故事如何說下去? 談駿業:很多事沒法等
  • 我們與海的距離 — —「一人一故事劇場」望重塑人與海洋關係
  • 海豚怎麼了? — —繪本結合音樂 敲擊樂協會入校講海洋故事
  • 把表演送上門 — —觀演習慣的再思
  • 發現身邊的藝術 — —當代舞不遙遠
  • 人人皆可舞 — —藝術與平權相攜手
  • 高教十年促高教產業化 欠學術自由保障
  • 未來十年,想要怎樣的人才?
  • 擴招可確保高校基本維生 人才多元如何實現?
  • 讓聽障人士成為劇場觀眾——專訪友人創作藝術劇團藝術總監黃天恩
  • 視形傳譯路難行 冀傳譯和表演一體
  • 劇場視形傳譯著重情感展現 聽障觀眾更能體會現場感
  • 批官僚做生意「輕率投資」屢見不鮮 區:重大投資或支出須交予立法會審議
  • 公共資本企業問題多多 李靜儀:必須源頭立法監管
  • 公共資本企業知多少?
  • 評估近五屆大賽車成效及回應今年爭議?體育局未有回覆

海豚怎麼了? — —繪本結合音樂 敲擊樂協會入校講海洋故事

2021-01-23 10:30




由2020年5月至今,9個月內本澳岸邊一共發現了7條海豚屍體,其中5條是中華白海豚。
政府表示,在本澳發現的海豚屍體多是死亡後漂流至沿岸海灘,進行解剖及取樣化驗室屍體已呈腐爛狀態,屍體保存程度及發現時間對檢查結果有很大影響,因此未能總結所發現之海豚屍體的主要死因。又稱,現時澳門海域附近已設有珠江口中華白海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究竟海豚現時的生活環境,我們了解多少?澳門敲擊樂協會成員黎如琪、王遠東、周子筠,連同常擔任故事說書人的惠惠,一同將有關海豚現況的繪本《紅月亮》結合敲擊樂帶入校園,2020年12月中旬剛進行了第一場演出。
繪本結合音樂 講述海洋故事
黎如琪表示,計劃的緣起是因為有朋友在香港海豚保育學會工作,在社交平台常看見有關海豚及海洋生態的分享。之後香港海豚保育學會出版了繪本《紅月亮》,她也希望可將這故事介紹給澳門的小朋友。「因為有時見到劇場都有做關於環保(主題),入校園或是教育的劇場。音樂上除了音樂會還可做甚麼?於是膽粗粗聯絡他們。」
《紅月亮》講述小海豚比比原與家人一起在大海居住。大海的空間越來越小,垃圾也越來越多。一天,比比突然被一張大網捉走,醒來後發現自己身處水族館內,每日要碰到「紅月亮」才能吃飽,才能繼續生存。黎如琪表示,香港方面非常支持這計劃。拿到繪本後,他們即開始構思可以如何把故事與音樂結合。而為了這次演出,他們特地邀請了現於加拿大居住的澳門音樂人楊光奇作曲,以及入校表演經驗豐富的惠惠去講故事中的文字。「楊先生把音樂都給我們後,我們除了排練(樂曲)之外,也和說書人一起去試效果。哪裡可以加音樂,怎樣可以互相不影響,小朋友又可以清楚了解到這件事。始終這有一定故事性,都想小朋友知道故事在說甚麼,也始終是音樂會,想小朋友聽眾留意到音樂這件事,因為不只推廣海豚或環保這件事。我們自己做敲擊的,也希望將這音樂帶給校園。
小孩好奇心強 也擅觀察思考
目前《紅月亮》繪本音樂會的主要對象是小三、小四的學生。黎指,這年齡層的學生的好奇心已大得會自己去留意一些事,或已有一定思考能力去發掘一些事。她分享,大家特地設計了幾條問題在演出後問小朋友,而即使只是小三小四,同學們的理解能力都非常好。「例如繪本中海豚會問,那些紅色綠色的是甚麼。當然入面的對白不會解釋那些是甚麼,但當我們問小朋友,他們都會答得到那是膠袋或類似的東西。」
「另外,故事的名字是『紅月亮』。我們會問:那『紅月亮』是甚麼?有小朋友會答:牠去了馬戲團。他們未必知道海洋公園,但會知道是相關的,例如馬戲團、水族館,牠要做表演。」「透過這些問題,知道他們真的能理解這事,會思考那到底是甚麼。」
圈養,方便了誰?傷害了誰?
現時不少地方也在討論圈養。2019年,國際知名旅遊平台TripAdvisor更宣布,將停售涉及人工繁殖及飼養鯨魚和海豚等海洋生物主題樂園的門票,當中包括美國知名海洋主題樂園SeaWorld。對於圈養,一同參與《紅月亮》繪本音樂會演出的王遠東認為,要視乎情況而家。他舉例,一些海豚可能甫出世便遇上問題,一些專家需要以圈養的方式照顧牠,「還有其他動物因為被濫捕導致生物滅絕,導致在水族館才能看到。」但他也指出,如圈養的目的是為了娛樂,「那就商業化了。」但小小年紀就跟同學們說海洋污染,說圈養,會否太早、太深?「我覺得由細開始教育會較好。因為長大後一些性格或概念已定型。就算不停灌輸,都未必會有反應。但如由細開始用不同方式去教導這小朋友,他就會由細開始一直想,長大後都會有這習慣。」
社會有些意見認為,透過圈養,小朋友能更方便認識動物,長大後會更愛護動物。對此,黎如琪認為,「方便」是雙面刃,既帶來好處,也會帶來犧牲。「科技的發達會否除了方便外,也可以產生一些保護?例如以海豚為例,如果科技的進步可以令到這些海豚不受傷害,又可以達到小朋友接觸牠們的效果呢?即未必需要接觸實物,小朋友上網或看書都可以知道這些。捉了牠們,放牠們在一個地方,當然很方便。這可以很方便地觀察牠們,但怎樣拿到平衡,我覺得是大家都要思考的一件事。」
她又有感,當媒體報道有白海豚擱淺,社會可能會即時迴響,但如何避免這事發生的長期思考並不多。她希望,《紅月亮》也能讓小朋友慢慢開始留意身邊的環境。「《紅月亮》說的是海豚,但其實裡面也說很多關於海洋垃圾和填海——它不會直接說填海這問題,而是透過一些簡單的對白,例如海豚會問媽媽為何海洋變小了,媽媽說是因為土地長胖了。這些對白很有趣,但可能小朋友未必會留意:係喎,填海,我們多了地方,當我們開心之餘,這有否傷害了別人,傷害了另一個世界——海洋——的居民呢?」
「所以希望這繪本音樂會——不要說教小朋友甚麼,或令到將來有很大的改變——起碼(令人)留意這件事。留意是一個很好的改變。」
 

論盡澳門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