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改良漢狄比例法不利於建制派協調參選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顧全大局統一協調鞏固愛國者治澳優勢
  • 既要堅持改革初衷又要耐心疏導解釋
  • 第三輪經援措施偏重於內循環式扶持中小微企
  • 開拓票源與維持蜜月期的交鋒,看誰笑到最後?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繼續推動具有澳門特色「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
  • 選管會相關指引宜明確納入法律規範
  • 澳門無懼外部勢力干預,「它敢來,我們就敢反」
  • 立法會選管會預先敲響警鐘防遏違規行為
  • 清掃門庭後必全面推動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 「愛國者治港澳」與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並駕齊驅
  • 實行具有澳門特色的「愛國者治澳」原則
  • 深入發動群眾全面接種疫苗形成免疫群體
  • 「港獨」學生要將蔡英文推往火堆上燒烤?

從特區政府回應「報告」手法看對美鬥爭技巧

2020-06-29 05:31
  本周五,澳門特區政府保安司司長辦公室針對美國國務院《二零二零年度販運人口報告》將澳門特區評級列為第二級監察類別,作出以下回應:多年來,澳門特區政府透過阻嚇販賣人口措施關注委員會,按照第6/2008號法律《打擊販賣人口犯罪》的規定和國際通用策略,積極協調政府部門和社會各界合力開展預防相關不法活動和保護受害人等工作,持續跟進和評估各項工作的推進情況,適時採取措施加以優化或改善,而相關執法工作亦在司法機關的監督下一直有效進行。因此,本澳相關個案呈持續下降、偏低或零案發率的趨勢,是上述防治工作有效開展所產生的正面效應。然而美方本年度有關報告又一次未能如實反映本澳實際情況,充斥著偏頗解讀、輕率論斷和無依據的猜測,而且對澳門的法律制度缺乏最基本的瞭解,澳門特區保安當局對此無法認同,並表示堅決反對。澳門特區政府打擊販賣人口犯罪的決心始終堅定,未來將繼續攜手本澳社會防治相關問題,保障本地居民和外來人士的安全和合法權益。保安當局亦會繼續配合司法機關開展相關執法工作,並透過與國際和區際聯繫交流,合力預防和打擊相關不法活動,致力消除人口販賣及一切形式的剝削。
  澳門特區政府的反應,具有幾個鮮明的特點:其一、與前幾年的反應相比,在語調上更嚴厲及堅定,但在「規格」上卻刻意「降低」的跡象。實際上,在過去,是由保安司長親自出門發表談話作出回應的;而從去年起,卻是「降格」,改保安司長辦公室發出新聞稿回應。此顯示,極為不屑於特朗普的所作所為,因而配合國家的對美鬥爭,在回應的語調上有較大幅度的提高;但也以一副明顯是「當佢冇到」的姿態,改由「規格」相對低一些的保安司司長辦公室出面回應,而不是黃少澤司長。
  其二、頗為注意鬥爭策略。在回應中,對美國國務院的反擊,只是正面地擺事實講道理,敘述澳門特區在執行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兒童權利公約〉關於買賣兒童、兒童賣淫和兒童色情製品問題的任擇議定書》等國際公約的成績,而沒有駁斥美國國務院《二零二零年度販運人口報告》將澳門特區評級列為第二級監察類別所持的「理由」,亦即所列舉的「過失」。這就折射了澳門特區政府根本不承認美國國務院的所謂「監察評定權」,當然更是不承認「報告」所列舉的澳門特區所存在的「問題」。——既然不存在,又何必逐句反駁?
  其三、澳門特區政府降低回應的「規格」,在客觀上也將能達到「避免燒多一個火頭」之效。實際上,一方面,目前特朗普是處於「神經刀亂揮舞」狀態,幾乎是對中國及其香港特區「全面開戰」。但對澳門,可能是一方面特朗普認為澳門尚沒有可以令他可以「開戰」的「辮子」可抓,另一方面特朗普還「需要」澳門,因為澳門六個賭牌中有兩個是美國的全資企業,也是美國兩大政黨以至特朗普本人的「金主」,擔心如果在澳門再「燒多一個火頭」,不利於美國博企在二零二二年的賭牌續約或重新開投時所處的位置。同樣道理,澳門特區也採用了避免「打草驚蛇」的手法,以爭取有利環境做好二零二二年賭牌合約期滿時的安排,以保證在按照中央「一盤棋」精神的主導下,適當地處理美國賭商所持有的賭牌的問題,並佔領輿論高地,堵截並斬斷美國插手干預賭牌處理的「黑手」。
  這不是「怕事」,而是避開不必要的麻煩。歷屆外交部發言人都有一句名言:「我們絕對不會怕事,但我們也不會惹事」。這是鬥爭策略,避免「開第一槍,就能爭取到主動權,至少是可以避免被動。因此,澳門不宜自動及主動地讓特朗普「撿到槍」,相反要保存好澳門這個「窗口」。
  當然,「樹欲靜而風不止」。美國國務院「報告」對澳門指責所列舉的「材料」,除了是從道聽途說中蒐集得來之外,澳門有人主動「送上門來」,也是途徑之一。不是嗎?才沒幾天之前,澳門的某個政治反對派團體,就曾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美國某機構,分別奉送上澳門特區「違反國際人權公約」的「材料」。這也是我們不斷呼籲,比照習近平提出的「總體國家安全觀」,及「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內容,補強澳門的維護國家安全法律體系的原因之一。
  特朗普雖然重新啟動「孤立主義」,但仍然要做「世界警察」。這個「報告」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不但是表現在實踐上,而且也反映在其所依據的法條中。實際上,這個「報告」並非依據相關國際公約,而是以美國的國內法律《人口販運受害者保護法》來作「法律依據」。這是以美國的國內法來處理國際事務,嚴重干預世界各國的內政。即使是被其列入第一級「完全符合標準」的國家,也不感謝他。因為這是這些國家的內部事務,幾時輪到美國來指指點點、說三道四?!
  但美國國務院就是厚顏無恥。實際上,美國在台協會的網頁就洋洋自得地說,在這份《人口販運問題報告》中,美國國務院是以《人口販運被害人保護法》第一百零八項所規定的「消滅人口販運的最低標準」,來為各國政府的相關作為分級的。《人口販運問題報告》是美國政府用來要求外國政府,共同打擊人口販運的主要外交工具。
  好一個「外交工具」!這是為其外交政策服務的,而不是聯合國為打擊人口販賣人口犯罪活動的兩個國際公約——《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兒童權利公約〉關於買賣兒童、兒童賣淫和兒童色情製品問題的任擇議定書》的在拐賣兒童領域上的跨境犯罪活動,保護兒童的宗旨。其實,即使如此,美國雖然將自己列入第一級,但其國內的兒童賣淫等情況,比其他國家更為嚴重氾濫。美國只不過是把「保護兒童」當作是「手電筒」,只照別人,不照自己而已。
  實際上,這個「報告」就把其在外交上的主要對手中國、俄羅斯、朝鮮、伊朗等,全部列入「販賣人口最嚴重」的第三級,這也是中國自二零一七年以來第四次連續入選該名單。而中國香港和中國澳門則美國評為販運人口「第二級別監察名單」。而按照美國《人口販運受害者保護法》的標準,第二級是「雖未完全遵從《人口販運受害者保護法》最低標準,但已作出相當努力」,其中又分為「一般名單」和「特別觀察名單」,被列入「特別觀察名單」的國家和地區,主要因為嚴重形式販運活動的受害者人數多或正大幅增加,或未能提供證據證明打擊人口販運活動的力度比前一年強。中國香港和中國澳門就是被列入第二級的「特別觀察名單」,與「完全不符合《人口販運受害者保護法》最低標準」的第三級只有「一步之遙」。
  「走自己的路,由別人說吧!」這是我們自己應有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