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澳門還是需要一條全天候的過海通道
  • 澳門還是需要一條全天候的過海通道
  • 政府高層陸續「赴京趕考」透露何種訊息?
  • D區規劃與A區水道填海可以並行不悖
  • 以精準防控措施迎接恢復經濟生活常態化
  • 群雄亂舞弄雙標,兩頭非岸逃無路
  • 有感於新中央圖書館選址「否定之否定」
  • 取消新城填海區D區構思有軟化跡象?
  • 慎防某些爭議論題成為提前結束「蜜月期」轉捩點
  • 城市總體規劃宜注意避免隨意性及因噎廢食
  • 輕軌市區一二期線路方案全都「失踪」了?
  • 授勳對象宜以抗擊疫情有功人員機構為主
  • 既充分尊重民意,也不率性屈從民粹
  • 有所堅持也有所調適更有待釋疑
  • 「黑名單」或將適用於不合規澳門美資博企
  • 國家打擊境外「黑名單」對象政策區隔明確
  • 從興建治安警察局及特警隊新總部大樓說起
  • 城市規劃公開諮詢前傳出幾項計劃調整
  • 「驅趕海盜得澳說」也是否定佔領澳門歷史  
  • 從檔案館海盜展談到當年中葡談判的秘戰

有感於新中央圖書館選址「否定之否定」

2020-09-14 05:13
  相對於讓專業人士聲稱「感到震驚」的取消新城填海區D區之議,同樣是推翻前屆特區政府決策的改變新中央圖書館選址的決定,澳門居民的反應卻是幾乎「一致性」地贊同,甚至連習慣於「條件反射」地反對的反對派朋友,也沒有提出不同意見,這在澳門特區政治生活上,是較為罕見的情景。
  其實,即使是取消新城填海區D區之議,也並非完全是「推翻前屆特區政府的決策」。實際上,包含有D區規劃在內的《新城填海區總體規劃》,固然是前屆特區政府的決策,並曾經為此進行了三輪公眾諮詢;但由本屆特區政府推出的《澳門特區城市總體規劃(草案)》,同樣也含有對新城填海區D區的規劃。因此,在包含有對新城填海區D區規劃的《澳門特區城市總體規劃(草案)》,公佈不到七十二小時,雖然已經開始為期兩個月的公眾諮詢期,但尚未進行具體的公眾諮詢程序之際,就聲稱將會予以取消,就不但是推翻前屆特區政府的決策,而且同樣也是否定本屆特區政府的規劃設想。這與新中央圖書館選址的決策,是完全否定前屆特區政府的決定,有所不同。
  實際上,新中央圖書館的選址,經歷了「否定之否定」的過程。前屆特區政府最初是選擇利用舊愛都酒店進行改建,後來放棄此構想,改在原法院大樓,為此進行了系列公眾諮詢及設計意念的競投活動,耗費了不少公帑;而愛都酒店舊址則作為青少年文康活動中心,但其性質與舊愛都酒店的具有獨特風格的壁畫格格不入,因而有拆毀風險,導致反對派強烈抗議,甚至釀成司法官司。現在新中央圖書館的選址又回到原點,決定選擇在舊愛都酒店原址,而且還保留那幅壁畫,可說是經歷了「否定之否定」的過程。儘管有人對邀請國際團隊進行概念性設計,忽略本地設計人才的作用,持有異議,但對於新中央圖書館選址的新選擇的本身,卻是難得地「一致性」地贊同。盡管有人私下議論,可能也摻有對前任社會文化司司長的「個人厭惡情緒」,但無可否認,前任司長此前的一些決策,好大喜功,講多過做,確實是讓人生厭,而且也給前任特首「添堵」,引發系列社會抗議事件,成為前屆特區政府施政不順,前任特首與反對派朋友關係欠佳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此,這個「否定之否定」的決定,在政治上是明智的。可以修補特區政府與反對派朋友的關係,或將能促成反對派朋友向「忠誠反對派」轉化;當然更將可延長行政長官賀一誠的「蜜月期」。實際上,在賀一誠宣誓就職後沒幾天,武漢爆發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對澳門造成極大威脅。賀一誠以其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十多年的經驗,發揮高度的政治敏感性,當機立斷採取了適當的防控措施,比鄰近地區走快了一步,爭取到極為關鍵性的寶貴時間,而且與珠海市建立預防防控機制。正因為如此。澳門沒有發生社區感染病例,更沒有死亡報告,並較早地制止了境外輸入,為內地「外防輸入,內防反彈」防控策略的實施,建立起第一道「閘門」。澳門取得了臨近地區最佳的防控實績,正常社會生活秩序也恢復得最早。而且,特區政府充分利用歷年發展積存的豐厚財政儲備,推出系列賑濟措施,扶助市民及中小微企度過難關。不少市民都慶幸幸好是賀一誠當選行政長官,才能有此佳績。因而賀一誠與市民們的「蜜月期」,得以保持得較長。
  而在防疫與生產生活進入常態化狀態後,澳門居民已經從疫情威脅的恐懼中走了出來,開始對能夠回复過去的正常經濟佳及生活狀態充滿憧憬。但由於受到種種主客觀因素制約,可能一時難以滿足所有市民的各種不同期待。而與此同時,原先因為疫情緊張而尚能容忍政府決策的某些失誤的寬容心態,將會因疫情的平緩而有所「放縱」,對政府的施政失誤將會較多挑剔。因此,這是特區政府與市民的「蜜月期」能否延續的關鍵轉捩點。而最近的取消新城填海區D區之意,引發坊間對特區政府是否遭到地產發展商「劫持」,進而減少以至取消新城填海區A區公共房屋用地,以維繫地產界保持甚至炒高樓價的私下質疑,並認為這是損害中央政府權威,違背習近平主席「樓住不炒」指示,與中央政府批准新城填海區的規劃是出於扶助澳門特區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消除「上樓難」民怨的初衷。而且,即使是就技術而論技術,因為整份「城市總體規劃」都是按照有新城填海區D區存在的前提而制訂的,若果取消D區,就將會對整份「城市總體規劃」形成「失衡」的效果,導致整份「城市總體規劃」報廢,必須重新編制。因而可能會導致賀一誠與市民們的「蜜月期」提前結束。
  而新中央圖書館選址的「否定之否定」,符合對客觀事物認知過程「言行一致、表裡如一」的辯證規律,也契合澳門居民的基本意願及利益,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上述失誤的不足。但如果能夠也能對上述「取消D區」之議予以否定,當然更佳。
  在專業技術上,盡管說新中央圖書館的選址還可以有其他的選擇安排,包括新城填海區A區南部的濱海文化休閒區,或在澳門文化中心及科學館附近的政府公地。不過在舊愛都酒店興建可能是最快捷、最簡單、最完美的方案。而且可以保留原牆面尤其是反對派人士最在意的的壁畫。另外,也可與現中央圖書館形成「面對面」的態勢,發揮不同但互補的功能。如果能解決泊車問題,適合當今讀書人多是中產專業人士,大多以車代步的生活習慣,可能更臻完美。而且,也與周邊的文化局、檔案館、葉挺紀念館等系列,成為一個文化氛圍特別強烈的區域。
  但對於被否定的青少年文康活動中心的方案,必須盡快宣佈選址。否則,可能會形成「政治不正確」,與中央要求加強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的指示,及吸取香港的教訓,並不吻合。如果能夠在「城市總體規劃」的公眾諮詢過程中,及時予以宣布少年文康活動中心的新地址,就可以消除疑慮。
  比如,當年有人提出的在新城填海區A區南部的濱海文化生活用地作選址,好處是「一張白紙,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可以任意發揮,但短處是距離市區較遠。不過,A區將會有十萬人居住,也是新市區,而且環境優美,環境氛圍更佳。如果一定要在市中心地區,既然舊法院大樓「回歸原點」,作為終審法院的新院址,而終審法院可能用不上原司法警察局大樓的面積,因而原司法警察局大樓就可思考作為青少年文康活動中心的新選址。青少年一般尚未有置車的能力及需要,對停車場的要求不高,相信其改建工程就不會很複雜,也符合賀一誠節約公帑的理念。